首页 发现北京正文

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哈萨克斯坦的发展和繁荣只由我们掌握

原标题: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哈萨克斯坦的发展和繁荣只由我们掌握

近日,哈萨克斯坦总统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接受了哈萨克斯坦主流报纸《母语报》的采访。

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哈萨克斯坦的发展和繁荣只由我们掌握

此次采访涉及一系列哈国国内政治以及全球性问题,比如,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对现代国际关系和国家治理制度的影响,对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的影响,对国家语言、文化代码及它们与世界发展趋势相互作用的影响等。

新冠病毒在哈萨克斯坦的爆发时间相对较晚,这使得哈国在当时能够为即将发生的病毒传播做好准备并尽可能地降低后果。截止至今,哈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约两万例,其中,累计死亡一百多例。在确诊病例中, 也有一些政府成员和地方领导人,这就导致社交网络上出现了一些言论,比如,有人认为,政府已经不再控制疫情的传播,致使医院里的床位也不够用了。

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哈萨克斯坦的发展和繁荣只由我们掌握

托卡耶夫总统就此回应:“新冠病毒的大流行不仅改变了我们国家人民的日常生活方式,而且也改变了全人类的日常生活方式......即使是世界上那些非常发达的国家,在面对这一流行病时也是很无助的。”

他表示,为抗击疫情,哈萨克斯坦采取了严格的隔离检疫措施,在本国三大城市:努尔苏丹、阿拉木图和奇姆肯特迅速建立了三家传染病医院,其他地区的医院均配备了必要的设备,医生们也具有治疗患者的必备知识,国家拨出了专项资金来防止病毒的传播并减轻负面影响。

展开全文

托卡耶夫说:“我们所有人都在同一条船上。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所以没有人能够完全免受新冠病毒的影响。我们也都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所以我们不能坐视不管,认为其他国家的疾病不会影响到我们。流行病是不分国界的,我们只有照顾好自己和我们的亲人,才能免受这种病毒的侵害。”

在托卡耶夫总统推行的一系列经济改革中,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政府力图建设劳动社会的计划。为此,哈政府专门制定了就业蓝图,并拨款1万亿坚戈(约25亿美元)支持该计划的实施。据悉,哈萨克斯坦目前约有两百万自雇人士,失业现象相当严重。

托卡耶夫指出,“这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亟需解决......国家自我生存的时代已经到来,工作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应该成为当务之急。”

托卡耶夫是哈国首屈一指的外交人才,曾任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日内瓦欧洲办事处总干事,他关于国际生活在新现实中的现代议程问题的观点不仅受到专业外交官的青睐和欣赏,而且也为普通大众所喜爱。

此外,托卡耶夫总统在受访时表示,目前出现的一些趋势他早在2008年就已提到过,只是当时没有受到政治家和学者的关注,但如今逐渐显现出来了。

托卡耶夫表示:“世界已经改变,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影响,全球化已让位于国家的自我封闭和自我生存。国际关系中民族主义需求上升,甚至连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制工作都要排除国际合作,而只能按照各自为战的原则开展。”

托卡耶夫说:“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联合国作为非替代性独特国际组织的声音日益衰弱。大国之间的对抗不断升级,地区冲突日趋尖锐。”

他指出:“这对于作为区域性国家的哈萨克斯坦来说,是一种不好的趋势。制裁战和政治对抗无疑会给哈国的经济造成损失。”

托卡耶夫认为:“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中国和中亚各国的边界以法律形式明确划定,具有真正的历史意义。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没有签署边界协议,那将会导致多么可怕而又无法弥补的后果。哈萨克斯坦有自己的世界安全观和独特的国际外交风格。我们的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确定了以战略伙伴关系、对俄合作、区域一体化为支柱的多元、平衡外交政策。这是正确的选择。但世界形势不会一成不变,主要大国的地缘目标正在改变。 在这种情况下,哈萨克斯坦必须考虑维护本国利益。”

在采访结束时,托卡耶夫总结了他任职哈萨克斯坦总统第一年的工作成果:“过去一年的任期,真的是很困难的。可以说,这是历经万千考验,克服重重困难的一年。但我一直能够感受到人民的支持,这给了我力量和信心,相信在管理国家这个事业上我可以取得成功。在这一年里,我国在政治和经济领域推行了很多改革,这项政策也将继续下去。”

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