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商报正文
原标题:“收费不高” 库克自辩苹果税

“苹果的佣金与大多数竞争对手收取的佣金处于同一水平或更低,没有占据市场份额的主导地位。”7月29日,苹果公司CEO库克的听证会证词上如此写道。近两年,苹果商店因30%的数字交易费用(“苹果税”)备受质疑,但即便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苹果也一直没有取消这项收费。在业内人士看来,苹果互联网转型并不顺利,非常依赖其软件商店和第三方开发者来刺激硬件以外的收入增长,库克不会考虑放弃这部分利润。

“收费不高” 库克自辩苹果税

否认“垄断”

7月30日,苹果、谷歌、亚马逊以及Facebook四家科技巨头的CEO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反垄断听证会上作证,四巨头的CEO已分别给出了自己的听证会证词,以辩驳垄断的说法。

库克表示,尽管苹果相信监管审查是合理的,但公司不会在事实问题上作出任何让步,并反驳了苹果存在反竞争行为的指控。

在垄断这一指控上,苹果被质疑最多的就是在App Store中,从应用程序销售额中收取30%费用的行为。对此,库克在发言稿中称,苹果的佣金与大多数竞争对手收取的佣金处于同一水平或更低,苹果推出App Store之前,软件开发商为发布其作品要支付50%-70%费用,苹果收取的佣金数额远低于此。

“自App Store推出后的十多年里,苹果从未提高过佣金或者增加单一收费。实际上,苹果已经削减了订阅时抽取的收入分成,为更多应用种类提供了分成豁免,App Store与时俱进,每次改变都是以为用户提供更好体验,为开发者提供有吸引力的商业机遇为指导方针。”库克强调。

至于App Store,“苹果应用商店从最初的500个应用程序发展到现在的170多万个,其中只有60个是苹果自家应用。”库克说,“显然,如果苹果扮演的是看门人的角色,我们所做的就是把大门开得更大。我们希望在应用商店中尽其所能地提供任何应用程序,而不是阻止它们。”

在智能手机市场,库克指出:“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激烈,三星、LG、华为和谷歌等公司已建立了非常成功的智能手机业务。在我们开展业务的任何市场,苹果都没有占据主导地位的市场份额。”

群起攻之

展开全文

苹果抽取的30%服务费被业内称为“苹果税”。作为常规服务收入的一部分,苹果向通过iOS应用商店购买软件的用户收取每月15%-30%的订阅费。

在全球范围,苹果的这项费用已经遭到了开发者和消费者的多次“围攻”。去年3月, Spotify向欧盟委员会投诉苹果垄断市场打压对手,其App Store的控制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并称后者不公平地限制了其音乐流媒体服务的竞争对手;去年7月,美国一些iOS开发者针对苹果发起集体诉讼,认为苹果100%掌控了整个iOS的应用市场,且禁止iPhone、iPad用户从第三方下载软件,利用垄断地位向开发者征收有“苹果税”之称的佣金。

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宣布对苹果应用商店和苹果支付发起反垄断调查,调查矛头直指苹果公司在应用商店收取的分成。欧盟公告指出,应用程序开发者要么在苹果应用商店取消收费,要么只能涨价,将苹果公司的“佣金”转嫁给用户,而且还不能告知用户是否还有其他购买方式;公告又称,利用应用内购买系统,苹果公司“似乎可以完全掌控”与用户的关系,借助重要用户数据“甄别”竞争对手,还可获取竞争对手的动向、报价等宝贵数据。

在产经观察家丁少将看来,这与实体经济中按盈利比例收租是类似的逻辑。“苹果收取抽成的同时,也在为开发者提供虽然闭合但环境状况良好的iOS生态,引导用户付费习惯,实现共赢,从长远角度来看,也有利于用户养成。所以,个人认为逻辑是合理的,但有前提,就是能够保持生态环境良好、竞争公平有序、对于开发者有意义。”

但中国互联网协会法治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胡钢指出,这30%的抽成,最终还是由消费者自己来买单的。“苹果的做法涉嫌滥用市场垄断地位,还对消费者权益造成了损害。”

转型艰难

事实上,苹果严格控制着软件商店,不愿意放弃30%的佣金,因为这是其年收入463亿美元的互联网服务业务的核心。

从苹果这几年的业绩中可以看出,其硬件业务已经走上了下坡路。该公司第二财季财报显示,iPhone、平板电脑、个人电脑业务的营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第一大业务iPhone遭受的冲击最大,营收同比下滑6.7%,创下过去四年同期的最低水平。

与此同时,苹果“软实力”在增强。苹果服务业务第二财季营收为133.48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15亿美元,同比增长16%,营收占比首次达到23%。华尔街分析师也预测,苹果公司第二自然季度(第三财季)服务业收入为131亿美元,同比增长15%。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苹果的服务业收入中,大部分来自传统服务产品,如软件商店和授权交易,而不是新的互联网产品。根据苹果公司上个月公布的数据,2019年App Store应用商店的收入为5190亿美元,其中,4130亿美元来自实物商品和服务,只有610亿美元来自数字产品和服务。

对于背后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也采访了苹果公司,截至发稿,对方未给出回复。据外媒报道,苹果公司去年推出了四项新互联网服务:苹果视频、游戏内容包月会员、苹果付费新闻(数字杂志订阅)和苹果信用卡。而在上市几个季度后,这些产品对苹果的利润贡献都不大。

“这其实不是一个新话题了,在近七八年间,对于苹果互联网服务盈利能力的质疑并没有中断过,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流媒体App依托自有渠道绕过‘苹果税’;二是内容服务与硬件相比更关联本土化,不容易被接受;三是苹果的基因不在内容服务,需要时间过渡。”丁少将分析道。

必须承认的是,苹果的转型是合理的,用户体验要求“软硬结合”,企业面向未来需要拓展空间,更不用说今年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警示了抗风险能力填充的必要性。“至于最终结果如何,事在人为,庞大的硬件用户基数是苹果的优势。”丁少将说。

近日,苹果公司将发布第三财季财报。华尔街分析师预计,苹果第二自然季度营业收入估计为522亿美元(范围从492.5亿-558.4亿美元),iPhone销量为3090万部,平均销售价格690.15美元,服务收入131.2亿美元;可穿戴设备、配件收入60.9亿美元。

北京商报记者 石飞月

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