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商报正文
原标题:北汽进入姜德义时代

北汽进入姜德义时代

掌舵北汽集团14年的徐和谊,交棒姜德义。7月31日,北京汽集团官方宣布,徐和谊卸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现任北京金隅集团董事长的姜德义接替徐和谊。北汽集团产销量从2006年的68万辆增至2019年的226万辆,徐和谊功不可没,如今姜德义将带领北汽集团,面对未来新的机遇与挑战。

“老掌门”交棒

7月最后一天,年近63岁的徐和谊正式卸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位。这位汽车行业“老舵手”,已在北汽集团工作18年,其中有长达14年时间担任集团“掌门人”。

在北汽集团召开领导干部大会上,北京市委组织部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王建中宣读北京市委、市政府关于北汽集团主要领导职务变动通知,姜德义任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资料显示,1982-1997年徐和谊曾任首钢设计院设计员、科长、院长,首钢总公司副总经理;2000-2002年担任北京市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委工业工委副书记;2002年调任北汽集团,2006年出任北汽集团董事长。

2002年,广汽、一汽、上汽等汽车集团均已拥有合资业务,但北汽集团旗下尚未有成规模的合资公司。徐和谊任职期间,先是引入韩系现代品牌,在2002年成立北京现代,此后北汽集团与戴姆勒达成合作,2005年成立北京奔驰。其中,北京现代实现当年筹建、当年出车,并用63个月实现累计汽车产销百万辆的成绩;2019年北京奔驰累计销量为56.7万辆,毛利达422亿元,成为北汽集团的“利润奶牛”。

不仅合资品牌,北汽集团自主品牌乘用车业务也经历多次调整。2009年,北汽集团以2亿美元收购瑞典萨博汽车部分车型知识产权;2012年,北汽集团发布基于萨博技术的乘用车新品牌“绅宝”,主打高端市场。

此外,北汽集团还设立北汽新能源,生产销售纯电动乘用车。凭借初期良好的销量表现,2018年9月北汽新能源正式上市,上市后公司更名为北汽蓝谷。2019年,北汽集团整车产销量达226万辆,成为首家年营收突破5000亿元的北京市属国有企业。

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北汽集团近两年发展中,徐和谊功不可没,尤其是在合资和新能源布局方面。“北汽集团对于新能源板块的规划一直走在行业前端,这也是徐和谊早期洞察到行业未来发展前景”他表示。

展开全文

新帅担重担

对于北汽集团来说,徐和谊是“功臣”,而对于接棒的姜德义来说,未来充满机遇和挑战。

资料显示,接任徐和谊的姜德义,2009年毕业于北汽科技大学钢铁冶金专业,士研究生学历。2015年7月,姜德义担任北京金隅集团董事长。金隅集团属国有独资企业,经营业务涉及家具制造、建筑材料制造、房地产。

执掌北京金隅集团前,姜德义曾任北京市琉璃河水泥厂常务副厂长,北京金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水泥事业部部长,河北太行华信建材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河北太行水泥股份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这意味着,北汽集团“新掌门”姜德义此前的职业生涯与汽车产业关联甚小。颜景辉认为,金隅集团也属国资系统大企业,尽管行业不同但企业发展理念相通,接棒后姜德义会很快进入角色。

数据显示,2019年金隅集团营收约918.29亿元。“虽然姜德义没有太多汽车行业从业背景,反而可能为北汽提供新思路,从不同角度创新发展打开新视角,这对北汽集团也是新机遇。”颜景辉表示。

不过,上任后姜德义将首先面对挑战。财报显示,2019年北京汽车营收达1746.33亿元,同比增长14.95%;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40.83亿元,同比下滑7.83%。其中,2019年北汽旗下合资品牌北京奔驰营收高达1582亿元,占北汽集团收入的88%。而2019年北汽集团自主品牌板块营收仅为196亿元,毛利为负47.3亿元,亏损同比增加34.5%。这意味着,自主业务亏损仍在扩大,北汽集团依旧要靠合资“输血”。

同时,受2019年补贴退坡影响,北汽新能源板块也显现“疲态”。数据显示,2019年北汽新能源车销量为15.06万辆,与之相对应的是4.43万辆累计产量,产销倒挂达10万辆。在今年年中管理大会上,徐和谊曾表示:“下半年,我们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依旧巨大,自身的问题和风险还在持续累积。”

颜景辉表示:“对于姜德义来说,未来如何强化北汽集团自主品牌或将成为工作重点。”

手握技术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为北汽集团“十三五”收官年,这也成为姜德义上任后的“第一关”。

据了解,北汽集团计划,2020年整车销量为226万辆,目标营收5200亿元,同时挑战销量235万辆、营收5300亿元的目标。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受疫情影响,今年国内汽车市场一季度销量下滑严重,对北汽集团来说也是不小挑战,姜德义到任后应该先稳住大盘,此后才会对内进行调整。

同时,此前北汽集团的一系列调整和布局,也已提前作出铺垫。2019年10月,北汽集团形成由合资品牌(包括北京现代、北京奔驰),自主乘用车品牌(包括 ARCFOX、 BEIJING、北京),商用车品牌(包括福田汽车)三大板块组成的新阵营。2020年1月,北汽集团在新阵营调整基础上再一次梳理和变革,发布以“北京”和“ BEIJING”为核心的“大北京”品牌战略,明确“大北京”品牌战略将成为集团自主乘用车未来发展的核心主线。

同时,为增强产品实力,北汽集团正在推动新能源与智能网联硬核技术快速落地,将在云平台建设、L2.5级自动驾驶技术搭载、车联网云服务技术研究等领域加速提升自主研发能力,打造核心竞争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能源车领域,北汽集团除拥有独立新能源品牌,还拥有“换电”王牌。“在后补贴时代换电技术有望成为降低购车成本的关键。”崔东树表示,虽然换电模式在私家车领域是否可行还有待观察,但在运营车辆上却是可以解决里程焦虑的好方法。此外,北汽集团与神州租车签订买卖协议,提速布局出行领域。

不过,在北汽集团加紧调整的同时,其他自主集团也纷纷加码市场冲击高端品牌。2019年,一汽集团红旗品牌突破10万辆大关,在自主高端燃油车市场占据主导。同时,东风近日发布高端品牌“岚图汽车”主战高端新能源。此外,长安汽车也正式启动高端市场产品序列“UNI”。

业内人士看来,高端化竞争才是自主品牌未来的主战场,高利润车型能带来高回报,不过尽管北汽集团正在加紧整合品牌,但在高端市场目前北汽集团自主品牌板块车型依然缺乏具有竞争力的产品。如何带领北汽集团继续向上“破局”,将是姜德义时代北汽面临的考题。

针对新董事长到任后北汽集团战略是否会出现变化,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北汽集团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 刘晓梦(图片来源:北汽集团官网)

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