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现北京正文

【红谷故事㉒】一个农民的革命历程(节选)

原标题:【红谷故事㉒】一个农民的革命历程(节选)

第1851期

全文字数:2114 阅读时间:7分钟

习近平总书记说:“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无数的先烈鲜血染红了我们的旗帜,我们不建设好他们所盼望向往、为之奋斗、为之牺牲的共和国,是绝对不行的。”

这里发生过21场较大规模战斗,发生过15则令人愤慨的惨案,这里涌现出许多赫赫有名或默默无闻的英雄人物,这里也发生过很多,值得我们铭记的历史故事这里是平 谷 革命战争时期,平谷是冀东西部抗日根据地核心区,解放军解放东北的出发地、后援区和南下工作团干部输送区。 平谷丰富而灿烂的红色文化遗产,构建了平谷文化特有的“红色内容”,平谷人民也继承了不怕牺牲、勇于担当的“红色基因”。

【红谷故事㉒】一个农民的革命历程(节选)

2019年平谷区委组织部、区委党史办共同编著 《红谷故事100》,该书整理收录了发生在平谷地区的红色历史纪实、名人传记、民间故事等100篇。

今天,小编将继续带您走进那段峥嵘岁月,回首那些革命往事,激励我们守初心不忘来时路,担使命奋斗新征程。

一个农民的革命历程(节选)

1

苦难的童年

1938年以前,黑豆峪村是地主的天下,穷人扛活作月,吃糠咽菜,火坑里面熬日子。我七岁那年,遇到大旱,全家租种的二亩薄地没收几粒粮,地主照样来收租,把我们仅有的两斗救命粮抢走了。一年辛辛苦苦落个一场空,一家老小连糠都吃不上了。爷爷一连四十多天没见粮食粒,瘦得皮包骨头,人干儿似的。他见山坡上的榆树叶绿了,想捋点树叶填肚子,可是哪有力气上树呀!他强挣扎着,好不容易爬到了树上,刚一伸手,眼前一黑,从树上栽下来,差点没摔死。

【红谷故事㉒】一个农民的革命历程(节选)

展开全文

有一天,一个地主家的孩子在我家院里拔玉谷菜玩,我父亲说了他几句,那孩子觉得受了委屈,哭着跑回家去,说我父亲打了他。地主一家哥几个,抄起家什,直奔我家,进门后不由分说,劈头盖脸地将我父亲打瘫在地。当时,我和我妈正在山东庄姥姥家住着,接到信儿后,赶紧回家来了。我看见父亲躺在炕上,牙关紧咬,人事不知。我妈找来点药,用剪子撬开父亲的嘴,一点一点地灌,溢出的药水顺着父亲的嘴角往下流,泪水顺着妈的眼角往下淌。

我姥爷生性耿直,他见姑爷被打成这样,非要跟那家地主辩个谁是谁非。姥爷让我们找村里的掌事人。掌事人跟地主一条心,嘴里答应得挺好,说是要主持公道,可就是不办真事。我姥爷又去找他说理,他反倒说,你们山东庄人管不着黑豆峪的事。我姥爷气得鼓鼓的,就把他们告了。可他们早就暗地里给官府塞了钱,我姥爷到哪哪不管。

我父亲躺了四个多月才能起炕。这天他拄着拐来到街门口晒太阳,叫村里一个富农遇着了。他成心走到我父亲跟前说:“这儿干啥来了,咋没一棍子打死你!”

父亲跟爷爷说在黑豆峪村没法混下去了。爷爷说,那咱们到兴隆山里种地去吧。就这样,我们一家到了兴隆县的深山老峪。那年我才9岁。我们种的是交粮地,辛苦一年,也剩不下多少。忍了几年,又回到了黑豆峪村,在山上垒坝开荒。房子没有了,就串房沿住。

2

翻身闹革命

1938年,八路军过来了,有人造谣说,八路军共产党共产共妻。可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实际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八路军号召我们打日本,干革命,闹翻身,这正对我们穷人的心思。1940年,党在黑豆峪村建立了村政权,组织了青年报国会。我哥哥当了青年报国会的主任,我是组长,还有八路军留下的老红军干部领着我们做抗日工作。这以后,地主老财不敢那么耀武扬威了,可是穷哥们生活还很苦,还得吃酸枣糠饽饽。

在抗日政府的支持下,我们提出要搞合理负担。当时,村里上缴各项公款都是按地亩摊,你种多少地就摊多少钱,这政策按说是合理的,可实际情况却是不合理的。为什么?问题在地亩数不准。原来,地亩数还是以前打的,富人家请客送礼收买打地的马官,地亩数就给往少打。例如地主李文林种了好几顷地,才拿70亩地的花销;穷人家自个的肚子还填不饱,自个的身子还遮不严,哪里有钱给人家,结果是越渴越吃盐,不到一亩地硬算一亩,你就得拿一亩地的花销。

在村政权的领导下,黑豆峪村重新打了地,黑地全打出来了。地亩数核实以后,我们又按肥瘦情况将地分为三等十二级,按地的多少和等级摊派花销。地主老财的地又多又好,就多拿花销;穷人的地又少又瘦,自然就少拿。这么一搞,才算真正合理了。

1944年,我们又搞了减租减息,工人增加工资。地主背地里开黑会,商讨对策表,阳奉阴违,表面上点头哈腰咋说咋是,背地却抗拒不办。地主杨金凤家的小半活(即童工)年底他要工钱,他不给不说,还把小半活给打了。我当时正是工会主任,去找杨金凤,他还挺顽固,我就把他给捆上游了街。

抗日战争时期,政策上讲统一战线,我们跟地主斗,过硬了不行,太软了也不行,火候挺不好掌握。日本完蛋后,我们就公开跟地主斗了。1946年土改,1947年复查,1948年党又颁布了《土地法大纲》,穷苦人真是觉得改天换地了。

当时,上级来了政策,开大会一宣布,有的地主就主动献地。可后来顽军一进攻,他们又将地抢回去了。例如地主李秀,听说顽军来了,就把他分给穷人的地里的庄稼抢收去了。我们开会斗了他一回,才把东西要回来。

1947年搞土地复查,我是农会代表,到峪口学习20天,回来后就开展了运动。我们确定了几个大户,没收了他们的全部土地财产。

没收地主的土地财产应当如何处置,我到县里请示,县里说:这事得让群众满意。回来后让大伙讨论,都同意平分,就把胜利果实分了。后来,部队扩军,我到刘家河十四分区供给处参加了警卫排。

编辑:李 丹

责编:赵秀玲

审核:王静宇

来源:《红谷故事100》

欢迎投稿

平谷组工微信公众号是平谷区委组织部唯一官方微信平台。我们将择优推送组织系统优秀事迹、先进典型、体会文章等给全区党员群众学习参考。我们在这里欢迎您的来稿!

来稿邮箱:pgzzbxjzx@bjpg.gov.cn

pinggu_zugong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发送给朋友。

评论

«   2020年10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