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商报正文
原标题:引资310亿 东航集团股权多元化改革疾驰

随着战投“朋友圈”的扩容,东航再次扮演了国企改革“急先锋”的角色。10月12日下午,东航集团宣布,引入财政部所属的中央金融企业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上海市国资委所属的上海久事(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两家中央企业中国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国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增资共计310亿元,并由此成为多元股东的央企集团。为推动此次重磅改革,东航拿出了超过30%的股权引资,力度之大超乎很多人预期,但更引人关注的是,在疫情阴霾并未散去之时,本次改革的效果几何。

央企集团“首单”

作为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在中央企业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改革的“首单”,东航集团披露,曾先后与多方战略投资者完成投资方案确定、增资协议商谈、战略合作推进等各项工作。最终根据协议,中国人寿集团下属全资主体出资110亿元、上海久事集团出资100亿元、中国旅游集团和中国国新分别出资50亿元。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参与股权多元化改革的各方中,既有国资委旗下的中央企业,也有中央金融机构、地方国有企业。由此,东航集团意图明确,期望通过此次“牵手”,为自身产业整合、经营、可持续发展等多方面注入新的动力。

另外,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虽然东航集团对于股权多元化改革已筹划多时,但在疫情冲击下,改革的诉求变得更为迫切。根据东航集团旗下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半年报显示,其生产量、收入、利润等指标均出现下滑。

故针对本轮改革的意义,东航集团也表示,将大幅降低东航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为后疫情时期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战略推动和资金保障。与此同时,该集团还承诺,本次增资款将主要用于做强做优做大航空主业,并在航空保险、交通建设、旅游服务、产融结合等方面与战略投资者加强协同。

“接下来,东航集团将进一步优化产业布局,打造形成以全服务航空、经济型航空、航空物流为三大支柱产业,以航空维修、航空食品、科技创新、金融贸易、产业投资平台为五大协同产业的‘3+5’产业格局。”东航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李养民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强调。

投石问路

近几年,东航在国有民航企业的混改中始终扮演着“急先锋”的角色。早在2017年,东航就完成了所有三级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此前,东航集团旗下东航物流还成为了全国首批、民航首家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落地企业,当时,该公司不仅一口气引入了联想、普洛斯、德邦和上海绿地4个外部投资者,而且集团持股更是一次性从100%降到了45%。去年7月,东航物流还向中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拟向A股冲刺。

有观点认为,如果说彼时东航物流的改革是为了挣脱航空物流领域“十年九亏”的枷锁,那么这一次,东航集团的股权多元化,则是其在疫情常态化背景下必须走出的关键一步。“310亿元的资金,对于任何一家经历了疫情重创的航企来说,都是一股不小的助力。” 国企改革专家、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直言,可以说,降低负债率是东航此时在集团层面引入战投最直接的益处。

不过,纵观东航混改的时间轴也可以看出,其前进的每一步都是一次大胆的试水。在民航专家李伊看来,东航之所以走在国企改革队伍前列,主要原因之一是其掌门人刘绍勇一向被业界认为是愿意改变、敢于改革的领导。在2018年3月,刘绍勇就曾公开表示,东航集团已经向国务院国资委党委提交关于集团公司层面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申请报告。另外,随着经济活跃度不断提升,长三角的民航市场需求也越来越大,而以上海为主场的东航,其优质资源和相对灵活的运营模式等,为改革提供了较好的基础。

展开全文

“本次,东航进行的股权多元化改革,可以称作是我国一级央企在集团层面推进这项改革过程中的重要突破,为后续其他企业提供了可借鉴的样本。”祝波善表示,未来在东航集团内部,国务院国资委将更多地扮演一个出资人的身份,原来沿用多年的国资委对国企“管人管事管资产”的机制将被打破,政府部门更充分地从“管资产”变为“管资本”,同时,如果东航的路能够走通,那么央企与地方国企、金融企业之间的股权融合、深度合作就可以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模式,让后来者“有迹可循”。

祝波善坦言,此前,国资委对于国企的管理,更多采取的是带有行政性质的管理,尤其是一级央企,股东会的概念一直被相对淡化。而在这一轮改革之中,国务院国资委对于东航集团的管理将进行根本性的改变,虽然国务院国资委仍然是东航的绝对控股方,但既然引入了新的战投方,在决策前也需要充分考虑各股东的利益。

挑战进行时

“对于东航来说,股权多元化只是改革的一个逗号,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祝波善进一步指出,《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提出,要探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而这一目标实现的重要路径就是建立更市场化的董事会制度,令新入局的投资者可以与被投资企业拥有更广泛的协同空间。他直言,本次,东航集团让出了约30%的股份,改革决心和力度都很大,可效果如何,还要看董事会如何设立、如何保证各投资主体的合法权益等。

而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还提出,包括东航在内,我国的国企在进行集团层面的股权多元化改革过程中,选择的对象基本都是中央或地方的国有制控股企业,它们在管理基因上有相近之处,因此,对于急于实施质量、效率与动力变革的国有企业来说,创新与全要素生产力提升就成为下一步它们必须要面对的新课题。

对此,李养民则介绍,此次,东航在与各投资企业合作过程中有着共同目标,更多是要引入战略投资,引入现代企业管理和治理的思想、理念和文化,同时也配合东航集团的战略发展。他具体举例称,比如引入中国人寿集团,对东航集团的金融投资板块的业务拓展有支持作用;引入上海久事集团,可使得东航集团扎根上海、服务长三角得到全方位的支持和帮助;引入中国旅游集团,双方大方向一致,都是服务型的旅游企业,在业务上有很多合作机会;引入中国国新,在创新发展中会有很多业务合作。

提及未来是否会进一步引入新的战投方时,李养民明确表示:“现在只是第一步、刚刚开始,相信在未来的发展中,国有企业的改革将是不断深化的。”不可否认,这一说法给了业界极大的想象空间。

北京商报记者 肖玮 蒋梦惟

评论

«   2020年10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