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诈骗“后遗症”:法院来电退赃8000元 男子看证件,找人“核实”身份后仍不信

原标题:电信诈骗“后遗症”:法院来电退赃8000元 男子看证件,找人“核实”身份后仍不信

有句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自从遭遇了电信诈骗,钟先生对网络信息就变得“过敏”,手机不敢乱点链接,陌生号码一般不接……法院工作人员给他打电话,8000元赃款要退给他,却无法让他相信这个好消息是真的。

而这一切源于他在去年10月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后,主动转出8000元给对方,“难以接受自己怎么傻成这样。”

除了不相信法官的退赃信息,对于红星新闻记者的采访要求,钟先生之前也持怀疑态度。10月30日,钟先生向记者讲述了自己遭遇电信诈骗的“后遗症”,四川大英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助理谭伟也向记者介绍了事情的经过。

有句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自从遭遇了电信诈骗,钟先生对网络信息就变得“过敏”,手机不敢乱点链接,陌生号码一般不接……法院工作人员给他打电话,8000元赃款要退给他,却无法让他相信这个好消息是真的。

而这一切源于他在去年10月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后,主动转出8000元给对方,“难以接受自己怎么傻成这样。”

除了不相信法官的退赃信息,对于红星新闻记者的采访要求,钟先生之前也持怀疑态度。10月30日,钟先生向记者讲述了自己遭遇电信诈骗的“后遗症”,四川大英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助理谭伟也向记者介绍了事情的经过。

法院来电说退赃款

男子多次不相信其身份

近日,四川大英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助理谭伟在办结一起电信诈骗案件时,赃款退还工作交到了他的手上。

他给远在珠海的钟先生打电话,称有8000元要退给他。

几天前,他打过电话,第一次钟先生没接,后来接了“喔”“喔”回应了,却不见动静。谭伟告知他到法院来办理手续,一直没有等来。

10月28日上午,谭伟再次拨通钟先生的电话,钟先生直言自己心有疑虑,是不是又遇到了骗子。谭伟详细解释,钟先生才说自己身在广东珠海,无法前往大英法院

谭伟提出线上办理,加微信,方便传资料。

微信加了,钟先生依然对谭伟的身份提出质疑。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谭伟不得不拍照传了自己的工作证……又拍了办公环境的小视频,但是钟先生还是不信。

电信诈骗“后遗症”:法院来电退赃8000元 男子看证件,找人“核实”身份后仍不信

展开全文

↑看了证件,钟先生依然不相信谭伟

谭伟建议钟先生去网上查询大英法院的热线电话,然后打电话“倒查”谭伟的身份,以及这起案件的办理情况。

谭伟等着钟先生查证,等到将近中午,却接到一位女士打来的电话,说打错了,问谭伟是哪个。谭伟一听口音,就猜到是钟先生安排的,真是又着急又好笑。

即使找人核实了法官身份

告诉对方信息仍半信半疑

钟先生确实找人“刺探”了谭伟的身份,电话是他的一个合作伙伴打的。

据介绍,自从遭遇电信诈骗后,他不再相信陌生号码来电。而且因为自己被诈骗的事情已过去整整一年,没有指望能把钱找回来。

钟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一开始就不相信谭伟,所以“不想理他”。

但是,最后带着试一试的心态,钟先生拨打了法院热线电话。对方说确有谭伟,电话号码也能对上,他这才答应通过微信签了谭伟发给他的收据,并将自己银行账号、户名、开户行等信息传了过去。

但他心里还是不踏实,总觉得不可靠。当天下午又给谭伟发微信确认此事,结果发现谭伟已经把他的微信删了。“一下子就觉得又遭了。” 钟先生说,跟自己被诈骗的经历一模一样,钱转过去,就联系不上对方。这次把自己的身份信息、银行账户给了对方,还不确定会带来什么损失……

钟先生赶紧重新添加谭伟的微信,称“一下把我删了,我心里害怕极了。”

电信诈骗“后遗症”:法院来电退赃8000元 男子看证件,找人“核实”身份后仍不信

↑发现微信被删后,钟先生赶紧又加上

谭伟解释,业务办好了,就把微信删除。钟先生问好久能到账,谭伟说大概两周内,然后答应他到账了再删微信。

“因为上次就这样被骗,三十几岁的人了,在(再)面对这样的事就像三岁小孩一样。”钟先生向谭伟解释,这是自己遭遇电信诈骗后留下的“心理创伤”。

遭遇网络诈骗损失8000元

曾整晚睡不着 觉得自己傻

去年10月,身在珠海的钟先生遇上资金困难。他在一款网贷APP上借了钱,第二天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带着恐吓的语气跟他说,那个APP是网络诈骗,必须马上将钱转过来给他处理掉,不然法院会起诉,派出所抓他,要债公司也会上门找他。

从未在网上进行过借贷的钟先生很紧张,当即按照对方要求绑定信用卡,结果发现扣款失败,他又分两次转了8000元过去。

钟先生最后意识到被骗后赶快去派出所报案,不久便接到了四川遂宁某派出所民警打来的电话,向他询问了案发情况和身份信息,便再没有消息。

今年10月下旬,钟先生接到大英县人民法院退赃的电话后,曾打电话给上述派出所询问该案是否结案,对方称不知情,这让他更加觉得谭伟的身份和目的可疑。

钟先生表示,被骗的那天晚上,他一宿没睡着,除了心疼钱,更加无法接受的是——自己为什么就那么傻呢?他说自己平时还算“有些见识”,却如此轻易就上当受骗了。

此前对于是否接受红星新闻记者的采访,钟先生从上午迟疑到晚上,他说不是不愿讨论此事,而是觉得记者身份可疑。记者于是提供了自己的证件,多次留言解释,他才答应接受采访。

电信诈骗“后遗症”:法院来电退赃8000元 男子看证件,找人“核实”身份后仍不信

↑看了证件,钟先生依然不相信谭伟

对于网络信息的不信任,钟先生有自己的“逻辑与经验”。

钟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至今不完全相信谭伟,虽然找不出破绽,但就是不敢相信,“五五开吧,除非这笔钱到账了。”他觉得信息化社会“必须要谨慎”,他说这种心态可能是因为被骗经历的“后遗症”,或许拿到法院的退赃后,心态会有所改变。

石惠月 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图据受访者

(转自: 红星新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