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儿退散】大兴机场又厉害了!将上线“驱鸟神器”

原标题:【鸟儿退散】大兴机场又厉害了!将上线“驱鸟神器”

【鸟儿退散】大兴机场又厉害了!将上线“驱鸟神器”

速读了提升机场的鸟击防范效果,大兴机场明年将上线的全新探鸟雷达,不仅可以提前“看”到鸟类活动轨迹,还可以根据鸟类的轨迹做活跃度分析,形成热点图,从而得知鸟的栖息地,然后到外围对其栖息地进行干预。

随着鸟类迁徙活跃期的到来,防范鸟击成为机场鸟防技师们最艰巨的任务。9月底,大兴机场建成了鸟防实验场地,用以持续测试各类驱鸟设备的有效性,逐渐提升大兴机场的鸟击防范效果。

迁徙季节机场上空鸟类活动逐渐频繁

“T5与Z3,机组反映鸟尸。”10月23日下午,大兴机场飞行区管理部鸟防技师兰翔的对讲机突然响起来。最近,随着鸟类迁徙季的到来,大兴机场上空的这些“不速之客”逐渐增多。技师们必须防范鸟类进入飞行区,否则一旦鸟类撞上飞机,哪怕是一只麻雀,轻则会给飞机造成损失,重则会发生机毁人亡的惨剧。

【鸟儿退散】大兴机场又厉害了!将上线“驱鸟神器”

对讲机响起时,兰翔和同事正在飞行区巡查,查看是否有鸟类在机场上空活动。接到滑行道有鸟尸的报告后,他和同事立马调转车头,赶紧朝着报告位置开去。兰翔来到T5滑行道和Z3滑行道交会的区域后,看到一只死亡的鸽子正躺在滑行道中央中线位置。兰翔和同事戴好口罩和手套,将这只鸽子捡起并封存,事后按照流程对其统一处理。

展开全文

当日,这已经是兰翔和同事们处理的第二起跟鸟击相关的事件。当天下午,一个航班机组落地大兴机场后报告飞机机身发现鸟击痕迹。随即,兰翔和同事立即赶往飞机停靠的位置处理这一突发情况。

大兴机场建成鸟防实验场地

鸟击防范一直是各大机场在航空安全方面的头等大事。民航局曾给全国各地机场下发的一份文件显示,仅去年8月、9月,华北地区就连续发生70余起地面保障原因引起的鸟击不安全事件,部分鸟击事件还造成了飞机的损伤。民航局用“形势严峻”来表述这一现状,并做出专项部署,要求各机场高度重视鸟击防范,充分认识到鸟击对飞行安全、特别是航空器起降阶段安全的重大影响,以最高标准做好鸟击防范。

为了验证、提升大兴机场的鸟击防范效果,9月底,一个崭新的鸟防实验场在机场飞行区亮相。该实验场位于飞行区一个备勤楼的西侧,占地面积并不是很大,但鸟防设备可不少,包括驱鸟机器鹰、全向声波驱鸟器、杀虫灯、自主研发的固体驱鸟剂释放器等设备,以及驱鸟风轮、拦鸟网等传统驱鸟设施,并设置了草种实验田。

飞行区管理部鸟击防范管理模块业务经理郭彬告诉记者,之所以选择这个区域实验驱鸟效果,主要是这里有草地、明沟、暗沟,是一块很有代表性的区域。

全新探鸟雷达从外围干预鸟类栖息地

刚刚投运一年的大兴机场如何防范鸟击?在大兴机场飞行区鸟击防范管理模块办公区,新京报记者看到一个特殊的大屏幕,上面分布着密密麻麻很多个正在移动的小框。郭彬告诉记者,每一个小框都代表着机场附近上空鸟类或者鸟群活动的轨迹,而发现这些鸟情的“眼睛”正是探鸟雷达。

目前,大兴机场在一个固定点位试点安装了探鸟雷达,5家厂商的技术团队正在用各自的设备验证探鸟雷达的鸟击防范效果。

【鸟儿退散】大兴机场又厉害了!将上线“驱鸟神器”

郭彬解释说,现在大兴机场鸟击防范还没有智能化的探测手段,驱鸟设备大多循环播放声音,时间一长鸟也就适应了,达不到良好的鸟防效果。探鸟雷达最大的优势是可以提前“看”到鸟类活动轨迹,“它就像眼睛一样,我们的工作人员可以通过‘眼睛’提前知道鸟活动的范围,然后适时开启声波驱鸟设备,这种惊吓式的开启声音驱鸟效果更好,给科学鸟防提供预判。”

同时,探鸟雷达会根据鸟类的轨迹做活跃度分析,形成热点图,这样工作人员就能知道鸟的栖息地,然后到外围对其栖息地进行干预,从而起到鸟防的作用。

郭彬表示,根据计划,探鸟雷达驱鸟效果验证完成后,预计明年大兴机场将正式上线这一全新的鸟防设备。

大兴机场驱鸟建立四区防控体系

鸟击的防控对象虽然是机场内具有威胁的鸟类活动,但是几乎所有鸟都来自机场外面,因此大兴机场的鸟击管控范围扩大到机场外围10-20公里的区域,然后根据不同的区域采用差异化的管控方式,从而制定安全风险管理方案。郭彬说,目前,大兴机场已经形成核心区、责任区、生态区和安置区四区防控体系。

核心区是跑道中线120米内区域,这也是飞机起降的重要区域,把这个区域保护好,杜绝鸟类一切停留和活动,就可以从根本上来解决鸟击发生的可能。

责任区位于飞行区红线以内,这个区域将通过生态治理,控制鸟的栖息环境和食源,打造一个不适合鸟类栖息的生态大环境。

【鸟儿退散】大兴机场又厉害了!将上线“驱鸟神器”

生态区是大兴机场外围4公里的范围,这个区域的防控主要是以政府为主导,同时大兴机场联合相关单位成立净空联席会议制度,以此实现生态区的治理,比如说选择性地种植、组织绿化等,这里同样将成为不适宜鸟类栖息和生活的大环境。

安置区位于机场10-20公里的范围,该区域将结合地方政府的规划打造吸引鸟类的生存环境。郭彬举例说,如果迁徙鸟类在空中经过这个区域,就会发现该区域有水、有食物,鸟类便会在这个区域栖息,从而不选择到机场。

驱鸟“神器”——拦鸟网

从整个实验场的布置来看,拦鸟网的体量不小,这也是机场鸟防最传统的方式之一。郭彬介绍,实验场主要测试拦鸟网的间距、以及支撑杆的材质。拦鸟网分为高网和矮网,前者高度约为5米,矮网高度约为2-3米,高网一般布置在飞行区围界边上,靠近跑道的区域则只能用矮网,在有些区域则高网、矮网组合。

【鸟儿退散】大兴机场又厉害了!将上线“驱鸟神器”

在一个拦鸟网下端,记者看到一个类似手动滑轮的装置,这个小小的装置是鸟击防范管理模块的工程师们自主研发的成果。“以前换撑杆、换网子特别麻烦,效率很低,换网难度大。”郭彬说,安装这个装置后,工作人员可以像升降国旗摇动手柄便可将网子升上去或者降下来,非常方便。

驱鸟“神器” 驱鸟剂缓释器

驱鸟剂缓释器为大兴机场自主研发的产品。从外观上看,它像一个分为上下两层的小伞,上层顶部装有反光片,下层是一个托盘,里面装有紫红色和黑色两种驱鸟剂,散发出一股特殊的味道。

【鸟儿退散】大兴机场又厉害了!将上线“驱鸟神器”

郭彬说,这种味道对周边环境不会造成影响,但会刺激鸟类嗅觉,让它不靠近机场区域,挥发时间约两周左右。缓释器上层的反光片可以干扰鸟类视觉,起到驱鸟的作用。

驱鸟“神器”——草种实验田

实验场还开辟了一小块儿实验田,在这里进行草种实验。郭彬说,机场在建设期曾经种植过一些草种,但都没有成活,场内依然以本地野草为主。野草最大的问题是容易结籽,草籽正是鸟类的食物来源,因此要杜绝鸟类进入机场,草种改良非常重要。

该实验田种植了野牛草,这种草不结籽、不开花、不招虫,因此不会吸引鸟类栖息,适合在机场种植。工作人员在实验田种下野牛草后,仅浇了一次水,未对其过多养护和处理,其目的在于试验野牛草是否能够竞争过本地野草,从而取而代之。

来源/新京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