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叶落后只剩光秃树枝,北京的路边种点果树可行吗?

原标题:彩叶落后只剩光秃树枝,北京的路边种点果树可行吗?

立冬一过,天气骤冷。绚丽的彩叶,逐渐变黄变干,趋于凋零。再来几场大风,马路边的炫美秋景,将被干枯树枝取代

都说“春华秋实”,北京的马路边能看到“春花”,也有“银杏大道”,却很少能看到“秋实”。如今彩叶将尽,为何不能多种些深秋初冬成熟的果树,用“果树大道”的硕果累累延续美景?

连日来,记者走街串巷,采访园林专家、果树专家、市民、环卫工人,发现北京马路边的确很少种植果树,即便有部分街道,种植了柿子树、桑葚树,但这些果树并不讨喜,反而给生活平添烦恼……

彩叶落后只剩光秃树枝,北京的路边种点果树可行吗?

路边种果树,难以绿树成荫

在北京城中,不论是主干路还是胡同,道儿边生长着不少百年以上的高大国槐树,堪称京城一景儿。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丛日晨说,国槐是我国北方较为常见的行道树种,它树型高大、耐干旱、病害少、寿命长,而且槐花还可以做菜,很受市民喜爱。

那路边多种些果树,春天赏花,秋天摘果,彩叶将尽时,还能延续美景,岂不更好?

丛日晨摇摇头,“行道树本身必须具备一定功能的,要枝叶浓密的,能够在产生巨大树荫的同时除尘降噪,还需要生长状态稳定,耐污染耐贫瘠,无异味,少虫害……很遗憾,大部分果树在这方面都缺乏优势。”

丛日晨猜测,几百年前,北京人或许也曾在路边尝试栽种果树,但随着城市的发展,苹果、梨、桃等经济性果树渐渐不适宜再作行道树,逐渐被杨树、国槐、白蜡等树种取代。

彩叶落后只剩光秃树枝,北京的路边种点果树可行吗?

展开全文

果树的“先天不足”,其实很好理解

不妨打个比方。假如把胡同中的一棵10多米高的国槐变成只有3米多高的桃树,那盛夏时节,很难绿树成荫,坐在树下,乘凉游戏的记忆也会逊色不少。

其次,槐树耐干旱、病害少,果树则“娇气”得多,需要具备一定林果管理经验的人精心养护,若想让它结出好吃的果实,剪枝、疏花、疏果更是一步都不能少,还要定期浇水施肥,一旦病虫害预防不及时,桃树很可能病害缠身,既赏不了花,也摘不了果。

再有,胡同里的一棵老国槐,往往承载着一家几代人的记忆,可桃树等果树的平均寿命只有不到30年,树木死后,挖出树根也是个不小的工程。

彩叶落后只剩光秃树枝,北京的路边种点果树可行吗?

资料图 国槐 张风 摄

家住大兴区、种了20多年桃树的陈先生表示:“种果树为的是经济效益,马路边的行道树为的是景观,这俩不是一码事。”

陈先生家的果园周围是4条乡间路,路两侧种着数不清的白杨树,每一棵的树龄都在30年以上,到了盛夏,绿树成荫,知了的叫声响成一片。“这些杨树基本上不用管护,靠着排水渠那些水就能长得不错。”可果园里的上百棵桃树就不一样了,为了照顾这些“宝贝疙瘩”,果园聘请了20位长工预防桔小食心虫,树木一旦这染上这种虫子,从盛夏到初冬都会病病殃殃的,就连结出的果实里都有虫卵,根本不能往市场上销售,“果树一旦得了病,或是遭了天灾,一年的收成可能都要打水漂。”陈先生说。

硕果累累也烦恼多多

在一些支路上,还是能找到果树的身影,不过,硕果累累不止有美丽,也有烦恼。

东二环附近,日坛路西侧,有10多棵挺拔的柿子树,风吹树叶,纷纷扬扬,火红色的果实如灯笼一般高挂枝头,远远望去,真是挺美。可走进一瞧,却是另一番光景。

柿子树下,是一处停车场。一位刚停好车的司机,抬头看了看树,又重新上车,点火,换了个地方停。这位司机并不是个例,这个停车场,树下的车位空着,远处的空场中,则车位难寻。这是为何?司机指了指地面,原来,成熟的柿子,落在地上,摔得稀烂,空着的车位里,都是一滩、一滩的。“早晨刚洗的车,还打了蜡,就怕一颗柿子直接掉我车上,脏兮兮的一大片,我可得绕着走。”司机说。

彩叶落后只剩光秃树枝,北京的路边种点果树可行吗?

柿子树,也让环卫工人头疼。“柿子树下的清洁区域,工作强度比别处大太多。”环卫工人说,到了深秋,柿子一个接一个地往下掉,经常是刚把地面上的烂柿子铲走,一个转身,又一颗柿子落了下来,“可得留神,别掉在脑袋上。”他说,自己负责的街道长达200米,如果每天都把精力停留在清理柿子上,很可能导致其他区域清理不及时。

彩叶落后只剩光秃树枝,北京的路边种点果树可行吗?

令人烦恼的还有桑葚树。东城区国瑞城东侧的便道上,种着桑葚树,每到夏季桑葚成熟时,地上就一片一片的黑紫色,踩上去,直黏脚。“抬头是绿,低头一片黑,对市容环境也是一种破坏”“也难为环卫工人,地砖上的颜色,太难清理了”……附近居民说。

彩叶落后只剩光秃树枝,北京的路边种点果树可行吗?

资料图 武亦彬 摄

在北三环边,海淀区科学院南路南段,路两侧也都种着柿子树,在附近上班的市民王女士说,半个月前,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大爷大妈们三五成群地去摘柿子,“居民在采摘过程中太过粗暴,不少人还没等果子成熟就开始用自制的长杆子去打,连同枝叶及果子一同打下来。”

同样的现象还发生在北三环联想桥西北角的青云厂区里。主干道两侧,也都种着柿子,每年果实成熟的时候,周围的大爷大妈们,就自制神器,接出长达5米的杆子,为的是更快将柿子摘下来,“青云厂早已搬走了,现在这些柿子没有人管,有点自生自灭的意思。”一位特意从网上购买了摘柿子工具的市民说,与其让柿子这里烂在地上弄脏环境,不如组织居民摘走,“我尝过,味道不错。”但当记者问这位居民,柿子是否被打过农药时,他却沉默了。

来源:北京日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