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佑安爱心家园——“世界艾滋病日”防艾宣传月系列活动之

原标题:北京佑安爱心家园——“世界艾滋病日”防艾宣传月系列活动之

北京佑安爱心家园

我与爱心家园的“爱故事”选文展示

北京佑安爱心家园——“世界艾滋病日”防艾宣传月系列活动之

今日推荐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

文章作者:

感染一科一病房护士长

王晓兰

北京佑安爱心家园——“世界艾滋病日”防艾宣传月系列活动之

艾滋病严重危害着人类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北京佑安医院感染中心作为北京市艾滋病防治方面的专业机构, 1990年开始收治艾滋病患者,并于1998年在国内率先建立关怀与治疗为一体的“爱心家园”。随着艾滋病患者逐年增加,我院感染中心在艾滋病治疗、护理、咨询、检测、关怀以及艾滋病宣传教育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受到了患者及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

展开全文

作为我院爱心家园的一名成员,一名从事艾滋病临床护理的工作人员,我们不仅要通过护理专业知识、技术减轻患者身体上的不适症状,还要对患者及家属提供专业的知识咨询和心理支持。这就要求我们不但要掌握护理知识,更要不断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从疾病、心理、社会等多方面给予患者支持。

住院治疗的患者绝大多数是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其中很多患者是年轻小伙子。尽管这些年轻人大多具备较高的文化程度,但是却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感染了HIV。尽管知晓自己曾经的高危行为有可能导致HIV的感染,但是当疾病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不敢去面对,甚至采取逃避的态度四处求医。在就诊过程中只对医生叙述自己身体的症状和不适的感觉,以及前期的就诊经历,对自己有过的不安全性行为只字不提。而对于医生开具的药物和治疗方案又采取一种不信任的态度,不去遵医嘱服药和治疗,在自身症状得不到控制和缓解的情况下继续到下一个医疗机构就诊。直到身体的状况每日愈下,在医生的建议下才进一步接受HIV抗体的检测。可是,往往这时候疾病已经非常严重,甚至处于一种完全不能自我照护的状态。即使是这样的情形,一部分患者还是执着地拒绝通知亲属,极力要求医护人员对自己感染HIV的情况保守秘密。

每当我们面对这样的孩子们总会感到非常的无奈和痛心。医生、护士在对他们积极治疗、细心护理的同时反复地和他们进行沟通,劝导患者将目前的状况告知可以信赖的亲人或者朋友,并积极地帮助他们解决面临的各种问题。并且启动爱心家园同伴教育这个有力的资源,给予支持、帮助和陪伴。在我们多元化的干预下,我们年轻的患者们能够对自己的疾病正确认识;对目前和今后要面临的问题重新评估;对解决问题的方法重新选择。当我们看到原本孤单无助的年轻人身边有了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瘦弱的身体一天一天得以恢复;惊慌的眼神露出年轻的光芒;苍白的小脸有了灿烂笑容的时候,心中百感交集。

记得有一个毕业后在北京工作的湖北小伙子,住院前两周已经开始在我院的门诊接受抗病毒治疗,因为出现了皮疹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所以进一步接受住院治疗。听护士说他在下午四点办好住院手续,一住进我们的病房就要找护士长,于是在五点交接班的时候我在查房的时候见到了他。小伙子一听说护士长来了一下就从床上蹦了起来,仿佛看到了盼望已久的救星。详细交谈后我了解到这个患者的妈妈知道孩子住院的情况后当晚到达北京,来医院照顾他,但是并不知道孩子到底患了什么疾病。小伙子担心妈妈接受不了自己感染HIV 的情况,所以向我求助帮助他保守这个秘密。并且希望能够帮他保存目前正在服用的抗病毒药物和相关的检查、化验结果。知道事情的原委后我安慰了这个小伙子,并且告诉他我们会尊重他的意见,帮助他解决目前的问题,至于以后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我们再进一步协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通过与母亲的交谈我发现她对孩子的身体状况和性取向是有所了解,只是不愿意捅破这层窗户纸而已。作为一个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能够快点儿好起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其他的都不重要。自然,在我的促使下孩子和母亲能够对目前的治疗、今后的计划进行讨论,共同面对未来的日子。一周后,小伙子的皮疹逐渐消退了,并且在出院那天和妈妈来到护士站,感谢在他最无助的时候无私给予帮助的医务人员,并亲手制作了象征吉祥的彩球送给病房作为纪念。

类似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有些人会因为我们面对的是艾滋病这个特殊群体的患者而觉得我们是那么的高尚,其实我们却认为自己面对的只是病人而已,我们为病人带去的是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当然,我们更希望通过我们的宣传,全社会的参与,能够提高普通人群对艾滋病相关知识的知晓度;对感染者的接纳度;使感染者及早了解自己感染的状况,从而早期治疗、减少传播,早日实现三个90%的美好愿景!

北京佑安爱心家园——“世界艾滋病日”防艾宣传月系列活动之

北京佑安爱心家园——“世界艾滋病日”防艾宣传月系列活动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