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亿二级债全额减记 包商银行“重生”创历史

原标题:65亿二级债全额减记 包商银行“重生”创历史

11月13日,包商银行在中国货币网发布公告称,拟于11月13日对已发行的65亿元“2015包行二级债”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并对任何尚未支付的累积应付利息共计约5.86亿元不再支付。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这在国内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历史上尚属首次。

包商银行被接管已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随着包商银行风险处置工作的持续推进,彼时改革重组一拆为二的蒙商银行、徽商银行省外分行展业已步入正轨。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如何抢夺尚未覆盖的缝隙业务,以场景创新、产品创新为突破口争夺市场,也成为蒙商银行、徽商银行待解的课题。

包商银行风险处置回顾

65亿元二级资本债减记

创历史先河,包商银行65亿元二级资本债全部减记。11月13日,包商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拟于11月13日对已发行的65亿元“2015包行二级债”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并对任何尚未支付的累积应付利息(总计约5.85亿元)不再支付,包商银行已于11月12日通知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公司,授权其在减记执行日进行债权注销登记操作。

据了解,二级资本债一般是由商业银行发行的债券,用来补充银行资本金,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拓宽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对于全额减记二级资本债的原因,包商银行表示,该行11月11日收到央行、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认定包商银行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的通知》,央行、银保监会认定该行已经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

在“2015包行二级债”《申购区间与申购提示性说明》中对减记条款这样描述,当触发事件发生时,发行人有权在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自触发事件发生日次日起不可撤销地对本期债券以及已发行的其他一级资本工具的本金进行全额减记,任何尚未支付的累积应付利息亦将不再支付。当债券本金被减记后,本期债券将被永久性注销,并在任何条件下不再被恢复。触发事件指以下两者中的较早者:一是监管机构认定若不进行减记发行人将无法生存;二是监管机构认定若不进行公共部门注资或提供同等效力的支持发行人将无法生存。

可以看到,此事在监管规则和合同条款已经约定的预期之内。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此次包商银行65亿元二级资本债减记的标志性事件,既体现出坚持强化监管的基本原则,也反映出坚持市场导向的基本原则,是把握强化市场纪律与维护金融稳定之间的平衡举措。

随着包商银行风险处置工作的持续推进,“刚兑信仰”也将被不断打破,苏筱芮认为,包商银行此次事件为市场敲响了警钟,资本工具中的减记条款并非形同虚设,而是具有实际意义。未来市场将更加重视减记条款、触发条件等。同时也将倒逼银行加深内功修炼,否则很可能无法获取市场认可;倒逼投资主体强化风险意识,加大对银行主体资质与底层资产质量的充分尽调,最终为推动银行业高质量发展打下坚实根基。

省外分行展业步入正轨

距离去年5月24日,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央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后,已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期间,包商银行一拆为二,内蒙古自治区的部分独立成为一家城商行,命名为蒙商银行,而省外的主要核心资产、负债则出售给徽商银行。

今年5月22日,徽商银行又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已收购承接原包商银行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宁波分行及包商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外各分支机构经徽商银行确认的相关业务,设立徽商银行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宁波分行。徽商银行四家分行5月25日正式对外营业,全面受理各项金融业务。

展开全文

目前,徽商银行承接收购的包商银行分行展业情况如何?11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以储户的身份来到徽商银行北京分行进行调查,除了将银行门口的LOGO以及银行内部的LOGO全部换成徽商银行外,该分行存款、理财、业务等方面均可正常办理。

当问及储户资金会不会存在风险时,上述徽商银行北京分行业务经理向记者透露称,“现在业务办理均处于正轨,不存在有风险的问题。包商银行的一些业务在9月18日都已迁移过来了,好多客户三年五年的大额存单也都全部迁移到徽商银行,利率都没有变化”。

这位徽商银行北京分行业务经理介绍,“我们之前是包商银行的员工,目前工作内容基本没有变化,比较稳定”。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指出,徽商银行通过接管风险释放后的包商银行资产负债,可谓以“更低成本”承接了一部分资本,并且能够借此进一步扩大业务和区域发展空间,徽商银行需要做的是进一步消除包商银行事件对相关资产负债的负面影响,尽快正常化开展相关业务,同时也应更加借鉴包商银行内部风控和监管的教训,加强相关管理,更加审慎地开展业务。

应以产品创新谋发展

虽然包商银行的名称和标志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接管组的工作还将继续。8月6日,央行在《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到了下一步的工作情况,央行介绍称,根据前期包商银行严重资不抵债的清产核资结果,包商银行将被提起破产申请,对原股东的股权和未予保障的债权进行依法清算。此外,有关部门正依法依规对相关人员进行追责问责。

包商银行事件后,银行业的机构体系、业务布局和产品结构或将重新调整。在大中型银行已完成市场“蛋糕”切分的环境下,蒙商银行、徽商银行承接的分行如何实现错位竞争?

行业资深人士王剑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蒙商银行来说,首先要将包商银行的一些弊病革除,在合规经营、合规运作方面多下功夫,避免重蹈覆辙。强化风控管理,保证在一个合规健康的制度下进行合规发展。徽商银行则应该强调业务的专业性、特殊性,大块的市场空间已经被瓜分完毕,但是夹层或者特色化的服务需求并没有完全得到满足。徽商银行应在特殊的领域找到夹层性的生存空间。此外,应注重人才队伍的培养和建设,组建具有相关行业服务经验的优秀人才精英队伍,形成公司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在陶金看来,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蒙商银行、徽商银行应该更加注重大型银行尚未覆盖的缝隙业务,以业务场景创新、产品创新为突破口抢夺一部分市场,但包商银行事件对这些创新实践在短期内可能是一个打击,不同信用等级和规模的银行金融机构之间的信用分层会更加明显,对中小银行的流动性也会产生一定压力。在此背景下,各类创新业务的发展可能会受到严格风控和内部监管带来的发展空间压缩,但从根本上说,结合接地气的实体经济业务场景与金融科技为代表的风控能力提升,依然是中小银行发展的必由之路。

针对后续改革工作的进展以及战略发展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尝试向徽商银行等机构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