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陈晓宇谈恐艾症难点 为什么艾滋病窗口期说法不一

原标题:恐艾干预中心陈晓宇谈恐艾症难点 为什么艾滋病窗口期说法不一

#陈晓宇2

陈晓宇医生做艾滋这么二十多年了,帮助过不少艾滋病感染者,也帮助了不少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迄今为止,没有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自行变成感染者。当然,主被动复高的除外。就会发现很多有趣的现象,感染者可能在最初得知感染那段时间,情绪较为低落和反复,熬过那个时候也就逐步回归正常生活了,反而是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反反复复很多年,恐艾最长的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都恐艾二十多年了,现在都还热衷于艾滋病检测,检测舒服了几周几个月,在网络上看到自媒体推送的艾滋病信息,把自己吓到了,就在网上买几张艾滋病检测测测,有时间生活中遇到一点小压力,又觉得和艾滋病扯上关系了,就跑去医院检测。

每次提到这个人,检测室的主任都是在摇头感慨。以前检测医生们对心理学不感冒,但自从这个“病号”出现以后,大家都认为心理的重要性大于生理的重要性,也特别理解做心理的老师,甚至还会以同情的眼神看着陈医生,按道理作为一个正常人,没有人愿意天天接受那么多心理垃圾和负能量,陈医生天天被负能量包围,还能生龙活虎活着,还能参加大量的社会公益活动去传递正能量,在他们看来,真的不容易。其实,那是因为陈医生也有自己的信仰和正能量来源,陈医生每周都要接触很多艾滋病感染者,有的时候还会同吃同喝同住,过去也曾经不小心被针扎过,也因为日常的交流被病人抓伤过,这个是陈医生的生理暴露,陈医生除了做艾滋病防治工作,也在做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干预工作,同样陈医生每周都要接受个人成长体验,也要接受心理案例督导,将自己的心理垃圾倒出去一些。

恐艾干预中心陈晓宇谈恐艾症难点 为什么艾滋病窗口期说法不一

凤凰卫视报道恐艾干预中心和陈晓宇医生

一个人,如果长期接受极为严重的负能量,迟迟得不到个人成长和心理督导,迟早会有那么多稻草压垮的。最近陈医生接待了好几个在网络上做志愿者的过往恐友咨询,他们自述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越来越烦躁易怒,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症状越来越多。通过评估看到,他们的心理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陈医生建议他们尽快休息,至少在短时间内不要再接触艾滋病信息和艾滋病恐惧症相关体系。心理的伤害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陈医生可以通过和艾滋病感染者病人的接触去暴露缓解自己的潜意识压抑,可以通过每天跑十到二十公里路降低内心的压力和自身的力比多释放,但是心理病变是一个极度缓慢的过程,只是很多人没有去发觉,等到发觉那一步,已经是一个身体机能受到心理摧残无法跟上新陈代谢的地步,到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阶段了。

陈医生认为这群艾滋病恐惧症恐友的痛苦,要被一个专业的医生理解不容易,其实一个专业的医生,要被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理解也不容易,这是一个彼此熟悉,相互理解的过程,以艾滋病窗口期为例,恐友总是觉得全国医生们为什么不统一口径,直接明确一个艾滋病窗口期到多少时间百分百排除也就没事了,但是医生们不会这么想,因为有一个前置条件,总会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可能对群体中的某一个个体有影响,也才会有艾滋病窗口期有三周,四周,五周,六周,甚至三个月等不同的说法。医生们站在的是所有人类角度上考虑问题,不会给所有人都以百分百的结论,因为那是安慰。然而恐友们仅仅会站在自己是否是那个特立独行的例外考虑问题,如果医生没有办法确定,就会把自己考虑是特殊的,是例外的,以至于反复恐艾无法真正走出恐艾症。

展开全文

恐艾干预中心陈晓宇谈恐艾症难点 为什么艾滋病窗口期说法不一

澎湃新闻采访陈晓宇医生

陈晓宇医生在这里想说的是,对于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大概都知道什么情况可能会影响艾滋病窗口期,医生在给咨询者进行行为风险评估的时候,就会详细询问咨询者具体的现实情况,以判断他是否属于那些有可能被影响窗口期的人群。这个一对一交流至少会花20多分钟以上,才能让医生大概了解这名咨询者,如果一个医生已经对这名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就近情况都能掌握和了解,那么他当然可以给这名咨询者一个明确的肯定和支持判断。如果一名医生就单凭几句简单交流,没有做任何评估和了解对方就下一个非常肯定的结论,那不是诊断了,而是一种安慰了。

都没有认真了解过求问的恐友,又只给了一个简单的回复,长期在网络求助咨询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大多也有强迫和矛盾,也不太可能去相信这个粗略的结论。而且恐友不太可能和医生还没有建立稳定信任关系,就随意听信医生的话,只有医生给他更多的时间沟通,更细致深入地去了解他,知道他叫什么做什么,去关心他,并且针对他的问题进行完全分析以后,排除他可能是异常人群以后,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那才是最伟大,最负责,最真诚的支持。

恐艾干预中心陈晓宇谈恐艾症难点 为什么艾滋病窗口期说法不一

中央电视台NEWS频道采访陈晓宇医生

前来和陈晓宇医生沟通的每一个预约咨询者,无论是面询或者电话咨询,陈医生都会花不少时间认真听完他的描述,才会给他一个负责任的回答,也正是这样,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变成了艾滋病感染者。人心都是肉长的,你真心的对他们好,他们也会真心爱戴你。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么多年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历历在目,这么多年的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经验也是在高压中不断积累,也正是这么多年的努力,让陈医生多次受邀参加两会,成为了公益达人,成为了乐山大佛的守护者,成为了乐山市旅游形象代言人,也成为了一个拥有几十万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粉丝的大V医生。愿每一个恐艾人都能远离网络的虚拟和不信任,回归现实生活,在彼此信任了解对方基础上才能够实现真正的脱恐。这么多年,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脱恐的恐友,无非都是如此。谁真心对他们好,对他们负责,作为一个成年人,他们都非常心知肚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