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场“婚礼”都是做戏,亲友大半是 “群演”!口罩诈骗案竟牵出离奇重婚案

原标题:四场“婚礼”都是做戏,亲友大半是 “群演”!口罩诈骗案竟牵出离奇重婚案

2020年春天,江苏无锡警方破获了一起口罩诈骗案。

谁也没想到,这起普通的口罩诈骗案背后,竟然还有一桩离奇重婚案——

涉案男性嫌疑人和一名女子连办四场婚礼,而出席婚礼的男方亲友团中,竟有大半都是群众演员!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嫌疑人“真正”的老婆孩子,居然就住在“新婚妻子”的隔壁小区……

口罩诈骗案,牵出一桩离奇重婚案

蒋阿姨在小区门口开了一家烟酒店。

2月16日,邻居华兵走进店里,买好东西后说,自己有口罩的进货渠道,价格只要2元一个,问蒋阿姨是否要买,还当场送了她几个。

“那时受疫情影响,口罩短缺,一罩难求,既然华兵有渠道,就买一些呗。”

四场“婚礼”都是做戏,亲友大半是 “群演”!口罩诈骗案竟牵出离奇重婚案

多次催讨无果后,自感上当受骗的蒋阿姨,选择了报案。

就在这之后,从江苏泰州赶来的曹先生走进了无锡市另一家派出所,称因买口罩,被华兵诈骗了15万元。

原来,曹先生受重庆巴南区政府某街道办事处委托,帮助采购27000个医用口罩。他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华兵,“华兵说他姐姐是做熔喷布生意的,手上有很多口罩货源,质优价低,可以现场交易。”付款后,曹先生果然当场拿到了口罩。

此后,曹先生又向华兵支付了15万元购买口罩,却再也没有收到货物。心感不对的他赶到了华兵所住小区,想当面问个清楚。 不想到了之后才发现,华兵家楼下聚集了二三十人,“都是被他诈骗的人”。

四场“婚礼”都是做戏,亲友大半是 “群演”!口罩诈骗案竟牵出离奇重婚案

展开全文

网络图

事实上,蒋阿姨和曹先生不可能收到后续的口罩了。因为华兵根本没有所谓的“口罩货源”。他在春节期间看到口罩的商机后,动了“歪脑筋”,在朋友圈发布售卖口罩的信息,从他人处以3.4元/个的价格购买了一批口罩,又以2元/个的价格卖给客户,“高买低卖”骗取客户的信任,继而又以收取货款的形式,诈骗了大量钱财。

讯问中,华兵表示,之所以动了诈骗的念头, 除了想要偿还先前做生意欠下的百万债务外,也是为了一个叫小雯的女人。

四场“婚礼”,都是做戏!

华兵口中的“小雯”,今年27岁,是一家民营医院的护士。

2016年,小雯经人介绍认识了华兵。

2019年,经过两年的交往,小雯认为华兵忠厚可靠,可以托付终身,决定和他一起步入婚姻殿堂。

但令她感到奇怪的是, 在领结婚证、办婚礼的过程中,华兵看起来似乎不太情愿,总会找各种理由推托。

四场“婚礼”都是做戏,亲友大半是 “群演”!口罩诈骗案竟牵出离奇重婚案

同年7月,两人在华兵提供的房子里,开始了同居生活。

8月,小雯无意间在华兵手机里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的照片。在逼问下,华兵承认,这是他和前妻所生的女儿,现在和他父母一起生活。为了保护小女孩的身心健康,他才在和小雯的婚事上左右为难。

出于对华兵的感情,小雯表示理解和接受小女孩。

“我们拍了婚纱照,办酒结婚。” 两人在小雯的老家办了一场婚礼,回到无锡后,又办了三场婚礼,宴请、答谢亲朋好友。之后两人一直以夫妻名义生活在一起,期间,小雯发现自己怀孕了。

四场“婚礼”都是做戏,亲友大半是 “群演”!口罩诈骗案竟牵出离奇重婚案

令小雯没想到的是,华兵并没有离婚,他的老婆孩子就住在附近一个小区。

“华兵和我的四场婚礼都是骗局!婚宴上的那些‘亲朋好友’,大半是他请来的‘演员’!”

小雯觉得,华兵不仅欺骗了她的感情,还骗空了她的积蓄。原来,婚后华兵说,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小雯,希望能有所补偿,准备将目前两人所住的这套商品房赠给小雯。但由于二人没有办理正式的结婚手续,需要支付一定的税费给国家,这个费用要由小雯自己出。

“我没怀疑,给他转了4.5万,我们还签了一份房产赠与协议。”

期间,华兵又谎称想卖掉名下的一套安置房,卖房所得将作为小雯肚子里孩子的抚养费,但安置房交易需要补交土地出让金14.5万元,这些费用由小雯负责。

为了让她相信确有其事,华兵还给小雯看了安置房的证书。“最后我支付了5.35万元,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了,华兵才说剩下的他想办法。”

案发后警方查明,同居期间,华兵以开设公司、补交税款、给工人发放工资等名义骗取小雯8.8万余元。

“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小雯和华兵的双胞胎女儿刚满26周就早产了。

“她们每个体重只有1斤6两,属于超早产儿、超低体重儿。”

两个女儿刚一出生,就面临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症,被医院几次下达病危通知书,一直依赖保温箱,欠下了巨额医疗费用。“因为视网膜发育不全,她们还存在失明、残疾的可能。”

四场“婚礼”都是做戏,亲友大半是 “群演”!口罩诈骗案竟牵出离奇重婚案

更让小雯难以接受的是,当华兵口罩诈骗案发、警察找上自己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几年来的心血和付出,遭遇的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华兵被抓获归案后,作为被害人的小雯来不及擦干眼泪,就拖着虚弱的身体四处奔波,为女儿治病。 “我一度想要放弃了。”

小雯母女的遭遇牵动着无锡市新吴区检察院检察官们的心。“接到案件通报后,我们第一时间派员提前介入,就涉案口罩价值、有无余罪、涉案人员家庭关系等问题引导侦查,查实华兵实施口罩诈骗、房屋买卖诈骗、其他诈骗等共计64万余元以及重婚犯罪事实,并对其依法批准逮捕、提起公诉。”

同时,检察院对小雯母女开展了综合救助——

未检部门联合市、区妇联,多次到医院看望小雯和双胞胎女儿,和医院协商,以孩子的生命安全为头等大事,全力救治,所欠费用由小雯书写欠条,五年内还清。在多方努力下,三个月后,双胞胎健康出院。

联合控申部门启动了司法救助“绿色通道”,快速报区政法委审批,及时将5万元救助金发放给小雯母女,缓解她们的燃眉之急。

该检察院还与妇联、民政部门进行沟通,争取为双胞胎的成长、教育等提供便利,不仅帮两个孩子落实了户口问题,还解决了医保、困境儿童保障等问题。届时,两个孩子每月都能领到救助金。

“青天有鉴,司法为民。”近日,小雯将一面锦旗送到了新吴区检察院,对检察机关的救助表示感谢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对小雯母女的救助,也在持续进行中。

(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声明:本文转自方圆、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在此致谢!

(转自: 景德镇南河公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