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新生之后,放手一搏

原标题:海南:新生之后,放手一搏

【编者按】在做深做实“两区”建设、推进北京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在北京自贸区全面落地的宝贵窗口期,北京商报特别策划一组系列报道,聚焦自贸区的启航与成长。通过实地调研,讲述海南、深圳与上海自贸区三个先行样本因地制宜的发展故事,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治理经验与制度创新。同时,聆听来自北京自贸区三大片区顶层设计者和亲历者的权威声音、来自区内企业的一线声音,搭建政策制定者与企业间的信息桥梁,为北京自贸区的远航出谋划策。

海口科技大道,雨污水管道改造工程已经开工一年有余。簇拥在黄泥道路、烂尾楼和平价超市中,四栋崭新的银灰色大楼——海口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已经建造完毕,等待正式启用。一如已经画好了蓝图的海南,只待着墨。蓝图之于海南并不陌生,从海南经济特区到海南国际旅游岛,建省以来的30余年,期望与失望反复折磨着这个海岛,教训与经验积土成山。事不过三,当自贸港的图纸全面铺开,没有谁比海南准备得更好了。

这里是海南

国科中心的四栋大楼并不孤独,因为有人比它们更期待正式启用的那一天,比如来自上海的创业者虞杰毅,他是目前这四栋楼里唯一的办公者。下午3点,虞杰毅还没来得及收拾资料,就着急出门谈项目了。从每周一节的人工智能课程起步,游学路线、马术赛艇,他已不止一次畅想过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同样是海南本地人的杨帆,想法和虞杰毅一样,觉得这个岛的未来不只悠闲,毕竟做着公务员工作的她就忙得不像个本地人,加班到晚上10点是常态,当有重大项目需要开会研讨时,则需要好几天连轴转。

他们的忙碌被同一个词串联——“自贸港”。

2020年12月25日,《海南自由贸易港法(草案)》已经提请审议,史无前例。

2018年4月13日,“海南是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地理位置独特,拥有全国最好的生态环境,同时又是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具有成为全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独特优势”,一句话定下了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基调。

杨帆负责的是洋浦国际经济开发区的招商工作。作为海南自贸港的11个园区之一,洋浦的优势可以用8个字概括:一线放开,二线管住。大量机遇也由这8个字展开,比如加工增值30%进入内地免关税,允许在保税港区内建设经营性场所等等。

当然不只是洋浦,在整个海南,创新的机遇早就蕴藏在了各项政策中。海南省委深改办(自贸港工委办)副主任李宇飞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4·13”以来,海南已累计发布10批103项制度创新案例。其中,既有优化营商环境的尝试,在全国率先推行商事登记“全省通办”制度;也有因地制宜的选择,如全国率先实施境外游艇入境关税保证保险制度,大幅降低境外游艇入境成本。

在各项制度和政策的红利之下,企业自然趋之若鹜。海南国际经济发展局副局长、洋浦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武川给出了一组数据:从2020年6月到11月之间,已经接待来访的企业超过2000家,已经签约落地了价值206亿元的26个项目。

杨帆坦言,现在每家想进洋浦保税港区的企业都需要经过财政局、税务局、环保局等多个部门的轮番考问,“地就那么多,园区肯定要优中选优”。

底气背后是独一无二的优势。按照海南最新发布的“十四五”规划,“十四五”时期,海南将适时启动全岛封关运作。封关运作是世界各自贸港的通行运作模式,即在一定的区域内,按照“境内关外”的模式进行监管。

展开全文

“全岛一线放开后,海南就会变成全国最大的‘海外仓’。对于跨境电商来说,租金、人力、成本上都有很大的优势。”海口综合保税区负责人坦言。

这或许也是虞杰毅即便单枪匹马也要先闯闯的原因,空白的市场加上高水平的开放,让在海南造梦更容易了。

“被嫌弃的”与“被期待的”

接踵而至的创业者、趋之若鹜的各类高精尖企业,这在过去的海南是不敢想的,“产业空心化”与房地产泡沫总在回忆里。

1988年,海南独立建省,并成为全国唯一的省级经济特区,在最特殊、最灵活、最优惠的政策下,“十万人才下海南”的经典一幕上演。

纷至沓来的热钱砸晕了海南。到1992年,海南的房价从1500元/平方米迅速蹿升到5000元/平方米,1993年更是达到7500元/平方米的巅峰。

1993年,伴随着调控新政的出台,潮水退去,过度依赖房地产的经济也遭遇了釜底抽薪, GDP增速大幅下滑。2009年,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启动,历史重演。后来,海南史上最严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全岛岛外客户以家庭为单位限购1套,岛外客户购房首付至少70%等等。事实证明,海南的这次狠手立竿见影。

在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建平看来,海南面临的发展条件和机遇已经今非昔比。海南有了新的定位、新的标准、新的要求。“海南有了明确的产业发展目标,基于总体方案,就是重点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生态、环保标准非常严苛。而且房地产不会是海南的支柱主导产业。”

如张建平所说,海南的产业开始多变。启迪之星孵化器在海南的首站选在了儋州,不只是儋州业态的转变,在海南的每块地盘,清晰的业态蓝图早已经画好。比如三亚认定了三大主导产业——旅游业、高新技术业、现代服务业;洋浦规划了港航物流等四大主导产业;乐城则直接命名为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

李宇飞提供了一组数据:截至2019年底,服务业对全省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5%左右,12个重点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5%。非房地产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量的比重超过60%,基本摆脱了“房地产依赖症”。

“最后一次机会”

海南铆足了劲儿,似乎把“自贸港”三个字视为最后一次的翻身契机,每寸土地都在拼命释放诱惑。但能否落实,仍然是外界的最大担忧,

海南用实际行动证明,这次不是玩虚的。2020年3月,艾尔建的一款青光眼导流管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注册批准,成为国内首款使用境内真实世界数据的医疗器械产品。在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宣传部长闫路恺的印象中,此前企业普遍持观望态度。而在艾尔建的案例之后,乐城第二批临床真实世界数据应用试点申报数量增长了292%。

正因如此,闫路恺对乐城的吸引力信心满满,“吸引专家和病人最大的魅力,就是只有乐城可以用到全球最新的药品和器械”。而就在他接受采访的当天,全球18家知名药企CEO正在乐城开会,盯上的正是这里对漫长药监审查体系的突破。

根据李宇飞的说法,为加快政策红利落地实施,海南正在聚焦最关键、最核心政策的狠抓落实。比如,企业和个人所得税两项15%优惠政策已落地实施;在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便利方面,进口原辅料、进口交通工具及游艇等两张“零关税”商品正面清单,海南自由贸易港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已陆续出台,其余“一负一正”两张进口商品零关税清单、放宽市场准入清单、鼓励类产业目录等一批关键政策正在加快落地。

比如优化营商环境,这已经深深刻在了每个园区的标语中。三亚投资促进局专门设立了后勤服务小组,为企业提供从工商注册、税务登记、人才补贴申请、住房问题等一站式服务,“我们提出的口号是‘让企业不跑一次’”。

作为儋州土生土长的渔家妹子,海产品牌海殿堂的创始人陈子钰感受最深刻的也是这一点,“现在儋州已经可以做到一个窗口把所有业务办完,这是最实在的”。

30年前,“十万人才过海峡”,30年后,人才仍然是这个海岛的渴望。在采访中,闫路恺特别希望能重点提到乐城对医生团队的欢迎,在他看来,医生背后有大量的流量,“我们提出了一个词——‘银丝经济’,就是欢迎退休的老医生到海南来继续发光发热”。

陈子钰也有自己的期待,希望政府能多引进一些电商方面的人才,她的朋友圈已经打出了招聘启事,她的海产品想要进一步走出去,还得靠电商。

对于人才问题,李宇飞回应称,海南制订了到2025年“百万人才进海南”的行动计划。2020年,海南共推出了6.5万个岗位面向全球招聘,已正式签约超过5万人。

当然,在海南的蓝图里,2025年不只有百万人才,还将有跨海高铁、全岛封关以及完善的政策制度体系,共同组成海南自由贸易港的精髓。

海口国科中心启用的日子越来越近,陈子钰刚刚在海南冬交会上展示了海产品,新一届的儋州马拉松已经开跑,嫦娥五号不久前在文昌发射场奔向月球。无论是本地人还是外来者,都在日复一日的期待中为这幅蓝图一点点着色。

北京商报记者 汤艺甜 王晨婷

扫码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