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一小时锁定“猥琐男”

原标题:黄金一小时锁定“猥琐男”

对于北京这样的城市,不少市民将地铁作为必需选择。在早晚高峰人流较大的地铁车厢内,摩肩擦踵间,时常会有一些人怀揣“不安分”的想法,对身旁的女性实施猥亵。从2017年夏季开始,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部分派出所专门成立“猎狼”小组,保障乘客平安出行。2021年1月6日,在第一个警察节到来之前,北青-北京头条记者采访到了“猎狼行动”的发起人,他就是现任的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宋家庄站派出所所长汪金广,2018年4月份之前在四惠站派出所任所长。

黄金一小时锁定“猥琐男”

缘起丨不断接到“色狼”出没报告 公交民警主动出击

“不许动,我是警察!你刚才干了什么?跟我到派出所一趟!”在北京地铁内,这是抓捕“色狼”的民警最常说的一句话。话音落地,代表着又一名“猥琐男”被抓了现行。

2017年夏天,地铁站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汪金广反映,接到市民举报,多个地铁线路上有“色狼”。经过调查之后,汪金广发现,确实有多个行为不符合常理的人,来回乘坐地铁,专门往衣衫单薄的女乘客身边挤蹭。

“谁家都有妻子儿女,碰上这样的‘猥琐男’报警不是,反抗也不是,但实在令人生气。”汪金广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当时公交警方并没有专门针对地铁“色狼”的打击行动,为了提升市民乘车时的安全感,他和同事在经过几天时间的调查和开会研究之后,“猎狼”小组在北京公交总队四惠站派出所正式成立。

在问到他最开始想要成立“猎狼”小组的缘由时,汪金广告诉记者:“其实我们这种基层民警,并没有很多大案要案,大部分做着一些平凡的小事。但是,我个人觉得,做小事也能体现一个警察的价值,因为这也是关系到市民切身利益最实际的事。”

最初的抓捕行动,围绕在地铁1号线和八通线的九座车站,这里人流密集,年轻女性乘客较多,性骚扰行为也经常发生,但由于大部分受害人选择不报警,助长了“色狼”的气焰。因此在6月15日晚高峰执勤任务结束后,四惠站派出所的“猎狼”成员召开碰头会,决定主动出击。

“猎狼”行动主动出击,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容易。

“由于抓捕行动只有‘黄金一小时’,便衣民警必须早晚高峰在地铁站台里不断巡逻,才能有发现、有突破,工作时间整个要跟着市民的上下班出行高峰调整。在行动开始的第一年,抓获‘色狼’的成效并不显著。因此大家都觉得这个行动有难处,但是我们也不能不做。”谈到成立之初的具体困难,汪金广表示,“因为是从六七月份开始,天热,大家每天跑得大汗淋漓的,经常是跑了一周,没有任何成果。在慢慢摸索当中发现,如果感觉有乘客形迹可疑,有目的的跟住他,然后发现对方实施不法行为的时候取证,之后进行抓捕,这样才能有收获。”

展开全文

行动丨男子猥亵女乘客 民警秘密取证后抓现行

2017年6月30日的早高峰,传媒大学站人流密集,地铁上十分拥挤。负责这片区域的民警正在地铁站台巡视,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一个穿浅蓝色 T 恤的中年男子在站台上来回游荡,不上车也不排队,眼睛还四处张望。

“这人可疑!”这是其中一名“猎狼”民警的第一反应。

带队的民警向同事使了个眼色,悄悄说了一句:“那个男的不是贼就是‘色狼’!”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那个中年男子就贴近了一个穿着短裤的年轻女孩,夹在人群里尾随着女孩挤进车厢,便衣民警也立即跟了进去。

不一会儿,民警发现中年男子开始“下手”,他用手不断地触碰女孩的大腿,做出猥亵行为。女孩感到了异样,往侧边挪了一下,无奈车厢里人太多,根本挪不动。

那个中年男子又紧贴上去继续原来的动作,并直接用手摸女孩的腿部,女孩回头瞪了男子一眼,但依然没能阻止男子的行为。不远处的民警目睹了这一切,悄悄用设备记录下全过程。确定获得了证据,抓捕时机已经成熟,几名便衣民警挤过人群,上前一把将男子摁倒在地。

受到侵犯的女子此刻惊魂未定,指着男子大喊了一句:“他是流氓!” 倒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被突然出现的民警吓蒙了,乖乖束手就擒。

说到印象深刻的一次抓捕行动,汪金广说:“2020年7月的一天上午10点左右,在十三号线地铁上,我们同事在清河站站台上发现了一名可疑的中年男子。民警决定实施跟踪,进一步观察,途中看到这名男子一直试图在用下体猥亵身边的一名年轻女性。固定证据之后,民警就用身体先把他和这名女子给分开了。”

“列车行驶到五道口站的时候,没有惊动周围的乘客,同事把他给带了下来,他对这一行为供认不讳。我们还在他的外套里边儿发现了相关证据,判断该男子是累犯。”汪金广说,“受害者看到我们将嫌疑人抓获归案,心里非常感激,在进行作证环节,很是配合。”

黄金一小时锁定“猥琐男”

坚守丨“猎人”遍地开花 唯愿地铁无“狼”

从最初的没有经验无从下手,到如今对每一个“色狼”紧盯不放,汪金广和同事们的收获越来越多。据媒体报道,2020年1月至8月,北京公交警方共拘留猥亵、侵犯隐私等违法犯罪人员285人。

其实,成为一个“猎手”,每天和“猥琐男”打交道,并非大家想象的那么容易。

汪金广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猎狼行动”的主要困难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发现难。“因为案发的时间基本都集中在早晚高峰这个通勤时间段,因此我们不可能在车厢里面找,走不动啊!”第二是取证难。“我们还需要更多的高科技手段配合,在完成取证后,有时会有当事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配合的情况,造成后期对嫌疑人的处罚很不利。”

民警提示,女性乘客出行期间,如果遭遇他人骚扰,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可以立即向警方报案。在警方调查期间,一定要配合民警指证。

成为“猎狼小组”的一员后,案子多了,对嫌疑人的审讯、处罚等各种后续工作需要连轴转,每一名民警都需要对自己的案子负责到底。“你不知道会出什么问题,所以时间是不可控的,经常会加班。”

汪金广说到这儿,笑着告诉记者他和孩子聊天时的趣事。

“有次在家陪孩子看动画片儿,片子中说这小朋友的爸爸会什么,那小朋友的爸爸会什么,然后我家孩子就说,我爸爸会加班,你不是老加班吗?”汪金广说。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到,基于在工作中作出的突出贡献,汪金广在2019年被评为公安系统“二级英模”。谈到荣誉时,他表示;“不是我一个人做出来的,荣誉是我们团队的,同事们在工作中都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

如今,“猎狼”行动已经进入到了常态化和制度化,在机制、技术和经验成熟之后,经过北京公交警方的推广,打破地域辖区界线,现在公交总队所属的轨道交通32个派出所,每个单位都成立了一支“猎狼小组”,对轨道交通色狼骚扰行为给予精准打击。“猎狼”民警的坚守,让女性乘客出行安全得到进一步保障。

“在第一个警察节到来之际,我的愿望就是地铁内再也没有色狼,让女性乘客能够平安出行。”汪金广说。

来源:北京头条

(转自: 首都网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