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 “北漂”律师与“中介”妻子的换房之路

原标题:一波三折 “北漂”律师与“中介”妻子的换房之路

六年前,徐林和陈娜在买房时相识;如今,已结为夫妻的他们,走在换房的路上,虽然一波三折,不过去年年末终于定下了一套房子。

“心安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正所谓他乡即吾乡!”今年33岁的徐林(化名)如是表示。徐林来自河北,是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妻子陈娜(化名)是在北京工作多年的房产中介工作人员(即房产经纪人)。六年前,徐林和陈娜在买房时相识;如今,已结为夫妻的他们,走在换房的路上,过程是一波三折,不过去年年末终于定下了一套房子,完成了改善置业的梦。

2019年,为了孩子的教育,我们竞拍了一套位于朝阳百子湾的法拍房。2020年,因法拍房无法入住而被迫转手,我们再次换房,年底时终于在顺义国展买了一套房。”徐林夫妇告诉新京报记者,为了孩子,为了前途,他们在北京买房置业的信念始终未变。

从租房到买房,有了一个“家”

或许年轻就意味着“不怕折腾”。2012年春节刚过,徐林从河北老家来到了北京,以每月500元的价格在宋家庄附近租下了一个阳面卧室,一个拉杆箱里装着一台近乎跑不动的笔记本电脑,是徐林在北京的家当。徐林说,当时就计划“漂”到北京,挣点钱回家买房子娶媳妇。

从2012年初到2014年,三年时间内徐林搬了六次家,房租也是涨个不停,从每月500元,涨到700元、900元,后来更是涨到了2000元。徐林说,那时候就觉得自己在给房东打工,而在失眠的夜里,总听见小区保安的脚步声在楼下走近,又走远,杨树随风沙沙作响;房子和室友不停变换,争吵的情侣、打架的夫妻、时常酩酊的邻居,面庞逐渐清晰又慢慢模糊。他也时常会想起老狼的歌《流浪歌手的情人》,“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一扇朝北的窗,让你望见星斗”。

2015年,春节刚过,从老家返京的徐林在中介人员的介绍下,几乎跑遍了宋家庄、亦庄、马驹桥等区域。这次他不是为了租房,而是想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徐林回忆,当年,自己在租住处附近找了一家房产中介,陈娜正是那家中介的房产经纪人。在陈娜的介绍下,两人骑着电动车以丰台宋家庄为中心开始寻房,当年2月份,宋家庄的二手房均价还在二字头,没多久就涨价超过3万元/平方米。

摸摸口袋,徐林感觉难以招架宋家庄附近房价,于是决定顺着地铁线继续往远处找房,就这样,辗转来到了亦庄区域。当时,亦庄区域二手房均价在2万元/平方米出头,也是一路上涨的苗头。最后,徐林听从陈娜的建议,在亦庄买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二手房,总价160多万元。签订合同的第二天,远在河北的徐林父母拿出了辛苦积攒的40万元钱,加上徐林的积蓄,凑够了首付,买下了徐林在北京的第一套房。

也是在2015年,徐林与陈娜相恋并终成眷属。“当时我已经没能力装修房子,陈娜父母不仅没要彩礼,还给了我们10万元装修房子、置办家具。”徐林回忆道。此后,徐林与陈娜领证结婚,搬进新家,并在第二年底,女儿出生。

竞得法拍房,又因无法入住而转手

转眼到了2019年,女儿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在此之前,徐林夫妻二人眼看着周边的朋友陆续从六环搬五环,又从五环奔四环,为了让女儿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徐林和陈娜决定往城中心搬家。此时,亦庄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亦庄,交通、配套日渐成熟,徐林所购置的房子也从当初的160多万元涨到了近290万元。

展开全文

就这样,怀揣着不断增值的房产,夫妻二人开始了换房之路。陈娜发挥多年以来的职业经验,很快挑中了朝阳区百子湾附近的一套二手房,当时的挂牌单价为6.5万元/平方米。在此后的询价过程中,徐林发现该区域还有一套户型面积相似的房子,单价仅4.2万元/平方米,而且这套房子的交易方式与徐林的职业有交集,是法拍房。

陈娜告诉记者,考虑再三,她和丈夫徐林决定参与法拍房试试运气,最终以4.9万元/平方米的单价、400多万元的总价拿下该套房子,这笔房款则是夫妻二人将亦庄房子卖掉之后筹集而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徐林考虑的那么简单。2019年11月的一天,徐林和陈娜拿着手续准备收房的时候,发现原房主不仅还未搬家,并且声称永远不会搬走。

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2020年3月份,原房主依旧不肯搬走。彼时,陈娜已经发现北京部分热门区域部分二手房出现涨价趋势,而自己手中的这套房又好似一块烫手“山芋”,住也住不得,还压着一大笔房款。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徐林夫妻二人决定“忍痛割爱”,将手中的法拍房转予他人,筹集房款寻找下一个目标。

楼市回暖时出手买房,随后迎来调控

经过多年的“折腾”,再加上刚卖掉的房产,以及转借双方父母的钱,徐林和陈娜这次决定,在朝阳或者顺义置换一套面积更大一些的房子,在满足孩子上学需求的同时,也进一步改善家庭居住条件。

转眼就到了2020年末,沉寂近四年的北京楼市开始回暖,部分热点区域的楼盘价格也应势“抬头”。徐林和陈娜相中的孙河附近的一套房子,在他们徘徊的几天中,就被别人“截胡”了。

“当时大家都说涨价了,你不买别人买,稍微一含糊就被别人买走了。”陈娜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快速在新国展附近选了另一套房子,交了定金等费用。”

进入2021年1月份,北京新房和二手房都保持较高的成交量,部分热点区域二手房仍在涨价。“当时我们感到庆幸,还好去年年底时出手了,不然以后又买不起了。”徐林向记者表示。不过,政策的走势以及预期,破除了徐林的担心。

春节前,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倪虹带队到北京调研会商房地产调控工作,北京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首都房地产市场绝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投机炒房、渲染炒作,如出现局部量价上涨苗头,将迅速采取针对性调控措施,确保市场稳定。”“绝不允许”四个字,表明了监管层对于房地产市场的鲜明态度。

“其实,细细研究就会发现,春节前那段时间,北京涨价的那些房子只是个别区域,如今已经被稳稳按住。”徐林说,“如今,再谈论北京的房价走势,我妻子只会说‘别问我,不知道’。我再也不相信什么专家预测,该来的还是来,日子还得过。这个春节,就地过年的我们,互相鼓励最多的话就是‘既来之,则安之,为了孩子为了家,这趟车上得有意义’。”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春节前,北京房地产市场确实因为个别区域涨价而引起相关方面重视,此次北京再下力度打击投机炒房,尤其是严查购房贷款等方面的举措,体现了监管层的决心和房住不炒的基调。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将更有利于满足刚需者、改善者的购房需求。

新京报记者 张建

编辑 杨娟娟 校对 贾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