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建企业大学、入股编程猫 硬件厂商OPPO的教育野心

原标题:筹建企业大学、入股编程猫 硬件厂商OPPO的教育野心

加码教育的跨界选手再添一员。近段时间,主打智能终端设备的硬件厂商OPPO在教育领域的动作频繁。截至2月19日,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从去年12月开始,OPPO先后传出收购K12在线教育机构果肉网校、入股少儿编程机构编程猫的消息。此外,OPPO还于日前官宣表示,目前公司正在筹备搭建OPPO大学。据悉,OPPO大学的定位为企业级大学,旨在搭建企业人才梯队,提升员工的个人能力。从上述OPPO布局教育的动作来看,发展教育领域已经成为硬件厂商打通内容端口的重要一环。而值得市场关注的是,以三四线城市为主要用户市场的OPPO,在进军教育后,是否还能讲好下沉故事。

筹建企业大学、入股编程猫 硬件厂商OPPO的教育野心

筹建企业大学

2月10日,OPPO方面宣布开始筹建OPPO大学,OPP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将出任校长。根据公开信息显示,OPPO大学为公司官方面向企业内部和生态合作伙伴建立的企业级大学,旨在打造人才梯队、传承企业文化、赋能内外生态,进一步助推OPPO全球化战略。对于此次筹建OPPO大学,陈明永也表示:“OPPO一直重视对人才的培养。专业的人才队伍是OPPO成为世界一流科技公司的关键。”

实际上,企业端发力筹建自己的培训队伍,赋能内部员工已经是众多科技巨头、互联网企业的共同选择,业务的迭代升级和科技的创新也需要人才的力量推动。据智联招聘此前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大型企业的CIER指数(注:CIER指数=市场招聘需求人数/市场求职申请人数,1为分水岭,指数大于1时,就业市场中劳动力需求多于市场劳动力供给)为1.94,在各类型企业中最高,排名第一。由此可见,大型企业的人才缺口亟待补充,而企业端从内部铺设平台,提升员工素质,相对而言更加快捷简便。

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像OPPO大学这样的企业级大学,一方面能够在公司体系内部打造自有人才,另一方面,OPPO大学作为一个项目,也能形成巨大的产业链输出。“就像当年的惠普大学一样。”

注资本地K12

事实上,OPPO在教育领域的野心远不止于企业级大学。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在线少儿编程机构编程猫的经营主体深圳点猫科技有限公司近日也发生工商变更,上海海言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股东退出,新增股东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北京商报记者就这一消息求证了编程猫方面的相关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表示该情况属实。

除了注资在线少儿编程机构,早在去年12月,市场上就传来OPPO计划收购广州本地的K12在线教育公司果肉网校的消息。北京商报记者也在某招聘平台上发现,果肉网校目前在深圳的办公地为南山区卓越后海中心10楼,而卓越后海中心也正是OPPO在深圳的办公地点。

据公开信息显示,编程猫成立于深圳,果肉网校则是一家广州本土的K12在线教育机构,地缘上的接近性,或许是OPPO在选择投资教育机构时的考虑因素之一。“OPPO是一家广东的智能终端设备厂商,果肉网校和编程猫也都是广东的教育创业企业,在属地上,双方都对彼此有更多的了解,也就具有更多的协同性。”葛文伟谈道。他也进一步表示,大量的以智能硬件为主要业务的公司,尤其是生产智能终端设备的企业,都会尝试构建生产自己的内容,而教育和娱乐是当下在硬件领域中最重要的两个内容方向。“硬件厂商切入教育领域,把教育作为内容丰富企业生态,这是目前的大趋势。”

此外,中关村教育投资管理合伙人于进勇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时表示,从创业的角度看,广东地区教育领域的创业氛围相对而言比较强。“广东地区获得投资的教育企业数量基本是仅次于北京的。”越来越多跨界选手进入教育赛道的现状,或许也在印证教育将成为互联网的第五大盈利模式。“之前互联网已经出现了广告、电商、游戏这三个盈利点,之后有人把互联网金融看成是第四种盈利模式,但我对这一点存疑,受政策管制,目前互联网金融几乎消失了。但这么算下来,可能教育将成为互联网变现的第五种模式,互联网公司可以通过提供教育产品来获取收入。”于进勇谈道。

下沉故事还能讲好吗

值得一提的是,单从智能手机、智能设备行业来看,该赛道正面临出货量增长乏力的局面。据了解,多家市场调研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已连续三年下跌。面对这样的市场形式,开发除手机外的其他智能硬件品类,甚至从硬件开发向软件和内容开发延伸,都成为以智能手机为主营业务的硬件厂商业务拓展的方向之一。

而据IDC此前发布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2020年第四季度跟踪报告》数据显示,OPPO的出货量为1670万台,同比增长了18.3%,市场份额为19.3%,排名第三,第一第二分别为华为和苹果。相较于上述两家公司,OPPO的市场策略更多地瞄向了广袤的三四线城市市场,这也与在线教育目前下沉获客的思路不谋而合。进入教育赛道后,OPPO的下沉故事也将开启新篇章。于进勇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手机厂商若已经将其客户定位为某类人群,自然而然地,在为这些用户提供教育产品时,产品会更加符合相应人群的特征和消费习惯”。或许OPPO下沉的智能手机,还需要相应下沉的教育产品来适配。

指明灯智库联合创始人郁苗则认为,当下的市场行为,既是企业在抱团取暖,也是为了讲好故事获取用户的尝试。“像OPPO这样的新硬件厂商进入教育赛道,和其当初做手机起家的思路是一致的,都是先从低线城市做大市场。当他们的硬件市场足够大了之后,需要去补充好内容和运营。而目前大众对在线教育这种模式已经基本认可,教育又是刚需,在家庭有固定的教育经费时,硬件厂商顺势推出教育内容,也成为C端用户的选择之一。这就是这些厂商讲好故事,获取新用户的机会。”郁苗同时强调,长远来看,这些硬件厂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补好运营课,选好合适内容植入,都是需要长期钻研实践的部分”。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