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唐人街探案》里的“奥特曼之问”

原标题:藏在《唐人街探案》里的“奥特曼之问”

藏在《唐人街探案》里的“奥特曼之问”

如同看到抖音、快手里奥特曼玩偶被扔进火锅,或被戴着怪兽头套的中年男人追杀,面对屏幕,小朋友就情不自禁握住愤怒的拳头,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不能接受拯救宇宙的英雄被无情的折磨,甚至戏谑。

唐探迷们,同样无法忍受《唐人街探案3》被很多人诋毁为“一文不值的烂片。”

18岁的朱明(化名),是唐探死忠。大年初一早场,朱明看完《唐人街探案3》去各大平台刷评论时,第一反应是一头雾水。“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黑这部电影。一水儿恶意评论,是没有看还是压根看不懂?还是其他别的原因。”

13岁时,看完第一部,朱明就迷上了唐探。两部电影,一部网剧,朱明已经记不得反复看了多少遍。“唐探系列作品,有一个普遍特点,第一遍很多情节不一定看懂,二刷、三刷之后,就会发现预埋了太多有趣的情节,回味无穷。

像奥特曼打怪兽一样,那是一个独立的世界;每个世界的逻辑,都有一定偏差。朱明依然认为,自己的想法相对客观。和不少影迷的影评雷同,朱明说,我们看电影,要遵循电影本身的逻辑,享受观影的愉悦感,而不是做个纯粹的喷子。“这几天有空,我会去四刷唐探3,因为我觉得真的很好看。”

14岁的广渠中学初二学生陈诺(化名),是唐探的女粉丝。她说,“我们有很多同学,都超级迷唐探。每部电影,大家一起至少刷两遍,刷完之后还会一起谈论。”

对于小时候就看过《唐探》,随后一直追唐探系列的陈诺而言,唐探已经写进了她的人生记忆,于她而言有绝对不同的意义。对于有人给《唐探3》很低的评分,陈诺比较气愤。“请不要因为你喜欢拿铁,就来诋毁我喜欢的卡布奇诺。不爱,也请不要伤害。”

评论或许有水分,但票房却是真金白银。截至目前,《唐人街探案3》依然收获了超过39亿的票房。陈诺说,希望唐探宇宙越来越有意思,唐探系列能出更多的作品。

唐探系列的成功,源于中国整个影视文化行业面对的集体焦虑——奥特曼之问。

IP、影视故事、票房、剧本的边界效益、衍生品,一众肉眼可见的文字和数据,是定义影视作品成功与否的数字符号。另一个维度,是对受众的影响力;简单的说,是广义受众的接受度和对狭义观众的持续吸引力,后者的延伸即爆发力惊人的粉丝经济。

展开全文

脱胎于中国文学的知名IP中,《西游记》始终都有一席之地。游戏、电影、电视剧,这一IP被全球的创作者不断打破、重构,最终形成风格迥异、千奇百怪的作品。回看过去几年中国的电影市场,符合市场规律、循序渐进开发的原创IP案例,首推陈思诚打造的唐探系列。

2015年,陈思诚自导自演《唐人街探案》。登上大荧幕后,一个中年油腻大叔和高智商少年的奇葩侦探组合,斩获了超过8亿的票房。《唐人街探案》,解决了奥特们之问的第一个难点——奥特曼是谁。

2018年春节档,《唐人街探案2》上线。因为第一部已经积攒了一定的粉丝和引人入胜的情节,面对同期上映的《捉妖记2》、《西游记女儿国》、《红海行动》等一众强硬对手,《唐人街探案2》实现逆袭,成为春节档票房冠军,获得33.97亿的总票房。

这应该是“唐探”IP的里程碑。因为,迪迦、泰罗、赛文、雷欧等已脱离了单一的个体属性,“奥特曼群体”终于成了人尽皆知的英雄。

2020年,打造了不一样的唐探故事《唐人街探案》网剧播出,12集总播放量接近11亿。很多评论人给这部网剧的定义是,唐探系列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在团队建设完成后,奥特曼开始在完备的世界里演绎特立独行的生活。

2021年2月12日,《唐人街探案3》上映。《南方周末》在报道中提出,这标志着“唐探宇宙”初步形成,包括侦探们的集结、世界观的全貌呈现、善恶主题的确立、观众群体的沉淀。很多独立影视评论人也认为,从泰国到美国再到日本,唐探IP的确达到了历史级的高度。

藏在《唐人街探案》里的“奥特曼之问”

陈思诚唐探IP的野心,不止三部电影和一部网剧。“不能让我们中国青少年不是看日本奥特曼就是看美国变形金刚,这种成长很可怕。能不能讲我们的故事、讲中国的故事给他们看?”

从文初提到的两个唐探新生代粉丝经历来看,一个6年的IP已经在他们生命中留下深深地烙印;这种短期内培养粉丝的超级能力,将成为唐探系列票房之外源源不断的吸引力,也是陈思诚“奥特曼之问”的最佳答案。

或许,多年之后,再分析全球知名IP时,真的会同时提到美国的变形金刚、日本的奥特曼和中国的唐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