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菲8首页-首页【1.1.0】

拉菲8首页【QQ223345】原标题:野生男团调查:头部月入五六十万腰部只能糊口 终极目标都是进娱乐圈

搜狐娱乐专稿(姜佳敏/文)自2018年选秀练习生的浪潮掀起之后,国内的娱乐圈涌现了不少偶像团体。但也许大家不知道,在民间,也出现了一批野生男团女团,他们背后没有娱乐公司的支持,只是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聚到一起,自发成团,在当地定期举行街头公演,并拍摄各种舞蹈唱歌的短视频发到自媒体平台上,也网罗了不少粉丝,并成功将流量变现。

但是,就跟娱乐圈有一线和十八线的区别一样,野生男团也有火的和不火的。红的组合一个月最高的流水达到五六十万,而糊的组合还得兼职才能维持生活。但无论他们发展程度如何,努力的方向都是一致的,就是拍出好的视频,吸引更多粉丝和商家,最终的梦想都是出道成为明星。搜狐娱乐近期采访了几位野生男团的经纪人,听他们讲述一路走来的经历。

头部野生男团的风光:从借贷运营到最高月入五六十万 人气不输娱乐圈爱豆

HLT男团是目前抖音上最火的野生男团,组合有八名成员,平均年龄为24岁。他们在抖音上拥有四百多万粉丝,除了在网上发布舞蹈作品之外,他们还在郑州、南昌等地进行线下公演,所到之处无不人满为患,用经纪人雨晗的话说,就是“路都走不动”,火爆程度不亚于追星现场。

拉菲8首页-首页【1.1.0】 (图注:HLT男团公演现场)

但就在两年前,组合刚刚成立,雨晗回忆起第一次做公演的时候,现场几乎没有人,只有一两个路过的大哥捧了捧场。

最初萌生组男团的想法的人是HLT男团现在的队长汤圆。大学毕业后,汤圆在郑州做舞蹈老师,当时他看到了网红行业的巨大红利,同时也受到了国内选秀练习生风潮的影响,于是在2019年初召集了一帮同是舞者且心怀梦想的哥们儿,成立了“HLT舞团”,并在郑州的一个商业街定期做免费公演。当时组合并没有开短视频账号的想法,只是想模仿韩国弘大街头舞者表演的形式,希望通过这样方式打响名气。

拉菲8首页-首页【1.1.0】 (图注:HLT男团)

展开全文

经历了一二十场演出之后,公演现场终于不像最初那么冷清了。到了2019年四五月份,现场已经围满了观众,组合还有了第一批粉丝。2019年7月份,在粉丝们的鼓励下, “HLT舞团”开设了抖音账号。

账号刚开始运营的时候非常艰难。一是涨粉很缓慢,另一个就是没有任何收入。

当时,雨晗作为团队的管理者,压力很大,不能只给成员们画大饼谈情怀,发工资是必须的。雨晗租了一个舞室,花了十几万装修,请老师教学生跳舞,用赚来的学费交舞室的房租,给成员们发一些基本工资,买演出服装等等,只能说基本维持着组合的运营和成员们的生活。当时雨晗欠了各种贷款,几张信用卡来回倒腾,拆东墙补西墙,相当艰难。有些成员被现实打败,离开了组合。雨晗不禁感慨:“那些坚持下来的,真的是有情怀的人。”

在坚持不懈地想创意、排舞蹈、拍视频剪视频之后,组合赢来了三次暴涨粉的契机。

一次是账号创立两个月之后,一条组合成员穿着军训迷彩服在大学围着女教官跳舞的视频火了,点赞量达到194万,播放量达到了几个亿。

拉菲8首页-首页【1.1.0】 (图注:HLT男团第一条爆火的短视频)

第二次就是疫情期间,组合在天台上跳舞的视频又爆了——169万的点赞量。至此,粉丝已经涨到了五十多万。

之后,随着疫情的缓解,公演恢复,经历了几轮换血的组合最终固定为八名成员,并将“HLT舞团”改名为“HLT男团”。公演期间,组合把公演的视频也当作物料用来更新账号,那段时间是账号涨粉最快的时候,从一百万涨到了两百万。

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HLT男团”从一个无人问津的民间舞团成长为了野生男团中的头部网红,一条广告视频的价格达到四万块,线下商演价格一场五万块,组合还成立了公司,最高一个月的流水高达五六十万,淡季也有一二十万的流水。

腰部野生男团的挣扎:单靠男团收入无法维持生活 吸粉变现能力都有待提高

我们看到了HLT男团作为头部野生男团的风光,但我们没看到的是,在他们之下,还有一群腰部男团在苦苦等待着爆火的那一天。

在抖音上搜索“男团”、“少年团”这些关键词,会蹦出来二十多个跟HLT男团风格类似的组合,都是一群有着大长腿的帅气年轻小伙,在街头伴随着抖音上最热的歌曲跳舞。但这些男团的粉丝数量基本徘徊在三四十万之间,和HLT男团相比,可以说是有着断层式的差距。

花儿少年团目前在抖音拥有32万粉丝,五名成员的平均年龄在22岁左右。

拉菲8首页-首页【1.1.0】 (图注:花儿少年团)

在接受搜狐娱乐采访时,该团的经纪人王小姐透露,最初,也只是几个玩得好的舞者想拍个抖音玩一玩,没想到账号创立一两月之后,就有一条成员们在广场舞大妈面前跳广场舞的视频爆了,点赞量达到了134万,之后又连续爆了好几条视频,这也让成员们越来越有信心,打算正儿八经地做男团。

拉菲8首页-首页【1.1.0】 (图注:花儿少年团第一条爆火的短视频)

但其实从粉丝的数量上就可以得知,花儿少年团的收入是远不及HLT男团的。王小姐表示,三十几万的粉丝量,接一条视频广告的价格在六七千左右,而且还得五个人分。组合平时也会接一些线下商演,但合算下来,组合每个月每个人的收入不会超过一万块,所以成员们除了做抖音之外,还在做其他的工作,不然无法维持生活。

王小姐也感慨道:“我们目前的收入,和我们长久以来拍视频剪视频想创意所付出的努力,是完全不成正比的。而且,你还不确定,你付出的努力会不会有收获。”

在王小姐看来,涨粉是一门玄学。他们的第一条视频爆了之后,粉丝涨了三四万,但有些账号可以通过一条爆火视频涨一二十万的粉丝。而且,在连续爆火几条视频的那段时间,涨粉速度也并没有王小姐预期的那么快。有时候成员们精心准备的创意视频发出去,到最后没人看,王小姐觉得,大概他们还没有摸透抖音的算法。

另一个让王小姐有些头疼的问题是,他们这一类型的网红对接商务相对没有那么容易。“比如说探店,商家找一个探店的账号就可以了,直接就介绍吃的喝的玩的。但我们去就只能跳个舞,观众不能直观地接受信息。”所以,王小姐也告诉我们,不少吃播、探店、试睡的网红,虽然没有他们粉丝多,但比他们赚钱,因为非常好变现。

目前,王小姐正在寻找签约公司的机会。毕竟单打独斗能力有限,签了公司之后,公司不但会给成员们提供底薪保障,也会有更加完善的运营机制,比如说网红之间的相互带动。王小姐也希望公司可以帮助他们,让粉丝和商家更容易接受他们,提高整个团的变现能力。

运营的法则:把视频做火,把粉丝吸住

其实,无论这些野生男团发展到了什么样的阶段,运营的要点无外乎两个,一个是把视频做出特色做出人气,另一个就是吸粉固粉。

在雨晗看来,HLT男团最初能够出圈,就是因为他们的队长汤圆很有抖音思维。刚开始做抖音的时候,汤圆就觉得,抖音上跳舞的视频成千上万,如果干巴巴地跳,肯定很难爆火,于是他便想到了让组合里的这群小哥哥围着偶遇的女生跳舞,正是这个创意让他们打响了第一炮,吸了第一波粉,而这个创意在之后也被各种男团、舞团争相模仿。

包括花儿少年团也一直在想各种各样的创意去体现组合独特的风格。除了前文提到的在广场舞大妈面前跳舞,他们还策划了拉菲8首页【QQ223345】在超市跳舞、边吃火锅边跳舞这些趣味性相对强的系列视频,有几条的点赞量也突破了百万。

拉菲8首页-首页【1.1.0】 (图注:花儿少年团的超市跳舞短视频)

再说吸粉固粉。

其实,相对于其他类型的网红,男团在这方面有一个优势,就是他们可以通过线下公演的方式来巩固粉丝。

花儿少年团每个月会有一次固定公演。HLT男团虽然现在这么火了,但还是定期做无偿公演。因为雨晗觉得,粉丝现场接触他们完全是不一样的内心感受。在现场,粉丝不仅能够看到组合的表演,还可以跟成员们近距离交流,有的时候公演结束了成员们还会请粉丝吃饭,这可比隔着屏幕看他们跳舞要快乐满足太多了。吸粉效果不言而喻,肯定是翻番的。

拉菲8首页-首页【1.1.0】 (HLT男团演出现场)

除此之外,这些团都会组建粉丝群,成员们会在群里和粉丝聊天,发福利,也会组织粉丝去观看公演。当然,直播也是他们日常与粉丝交流互动必不可少的渠道。

可别小看了野生男团的粉丝黏性,这些粉丝的忠诚度不比娱乐圈的追星女孩差,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19岁的小帆是HLT男团的粉丝。小帆告诉我们,这是她第一次追星,在此之前,她连娱乐圈的明星都没有追过。因为在小帆看来,追娱乐圈的明星太卑微了,“追得要死要活,可能都得不到一个眼神,我觉得没必要。”

但HLT男团不一样,他们会把粉丝当朋友,会请粉丝吃饭,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有的时候,粉丝生活中遇到了一些问题,私信他们,他们也会很有耐心地回复并开导粉丝。所以,小帆觉得,她和HLT男团之间是“双箭头的爱”,是可以像朋友一样相处的,这样追星才能让她感到快乐。

小帆追星的方式其实跟大多数饭圈女孩差不多,家住长沙的她曾经两次前往苏州和南昌看HLT男团的公演,给他们买礼物,每天去超话签到等等。当我们问她:如果HLT男团去参加选秀,你会给他们花钱投票吗?她很肯定地答道:“会啊!他们做什么我们都支持!”

最终的目标:参加选秀当偶像 网红再挣钱也比不上明星

去参加选秀,成团出道当爱豆,无疑是所有野生男团的最终目标。

原因很简单,一个就是网红的可替代性太强了。雨晗坦言,虽然HLT男团现在算是小有名气了,但成员们仍旧很有拉菲8首页【QQ223345】危机感。因为如今网红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且现在抖音上冒出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男团女团,都想分一杯羹。所以,雨晗非常能理解,为什么韩佩泉宁愿损失六百万也要去参加选秀,其实就是想更加出圈,让自己有更加强的不可替代性。

另一个原因当然就是当明星肯定更加赚钱。雨晗表示,虽说HLT男团现在的收入已经比较可观了,但是和明星动辄几百万几千万的代言费、片酬相比,还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其实,HLT男团在粉丝达到两百万的时候,《青春有你》《创造营》和《明日之子》这些选秀节目就曾找过来邀请成员们报名,但雨晗还是有顾虑的。

因为雨晗很清楚,成为一个有名的爱豆,比成为网红难太多了。她曾经了解过,选秀的水很深,给一个镜头,给一个出道位,都得花钱,更需要人脉,小公司出来的人很难上位。况且雨晗觉得,现在成员的实力还没达到理想的水平,去参加选秀很有可能落选。而且一去几个月,不仅没有收入,还可能要倒贴,得不偿失。

同样,王小姐也有接到了一些娱乐公司的邀请,希望成员过去当练习生,但王小姐也没有立马答应。因为她觉得目前成员们的能力还有限,当练习生不仅要会跳舞,唱歌表演这些都要全方位发展,这些方面成员们都有待提高。

拉菲8首页-首页【1.1.0】 (图注:花儿少年团演出现场)

所以,这些男团其实都有请老师来给成员们上课,让他们夯实能力。雨晗还为成员接了一些小的综艺,希望培养他们的综艺感。另一方面,雨晗希望把账号的流量做得更大一些,如果可以成为像韩佩泉这样的头部网红,到那个时候再去参加选秀,也许不需要经历潜规则就能有镜头,有资源。

对于野生男团的蓬勃生长,业内人士认为“其实是一件好事”。

偶像公司CEO王先生表示,这些男团和娱乐圈的男团相比,只是被粉丝认识的出口不一样而已。可能因为受训程度或者专业化程度受限,更多的这类团体在腰部或者尾部,粉丝也没有那么多,忠诚度和付费意愿也略低于传统公司做的偶像,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促进了国内偶像娱乐行业的发展以及偶像职业化,“行业越来越发达,就会经历腰部偶像的大量输出,常态化输出,多渠道输出。腰部偶像多了,竞争充分了行业才会不断发达起来,偶像也能像医生、律师、军人一样,成为一个标准的职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